第一百八十一章 危急关头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    令姜傲芙吃惊的是,月红楼外竟然早已有人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是红珠!

    姜傲芙一眼便认出了那个身影。

    红珠一看到有人走近,便有些警惕的观察起来,而后认出了姜傲芙那双眸子,当即一喜,连忙将她拉了进去,紧闭了大门

    。

    "姜小姐,红珠等您多时了。"红珠亲昵的拉着姜傲芙的手,将她上上下下仔细看了个遍,眸中多了一抹心疼。

    不过短短三年,却早已是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当初的姜傲芙何等风光,那般的光鲜亮丽,明艳动人让人无法直视,可是今日的她却狼狈不堪,让人根本无法将她和从前风光无限的皇后相比拟。

    姜傲芙看着红珠,这些年不见,她身上成熟的风韵更甚,整个人娇艳的就像是盛放的红牡丹,身上的装饰无一不是奢华名贵至极。

    这些年,红珠应该过的极好吧。

    姜傲芙缓缓呼出一口气,轻声道:"红珠,好久不见。对了,你怎么知道我在京都?"

    红珠拉着姜傲芙的手在一旁坐下,亲手给她倒了一杯茶,而后才道:"是云舒,昨日我突然收到了他的消息,是他告诉我你如今身在何处,也嘱咐了我定要好好保护你,现在的京都,很危险。"

    姜傲芙微微垂眸,而后点头道:"我早该知道是云舒,不管怎么说,谢谢你。"

    红珠连忙摆手,笑着道:"姜小姐说的哪里话?您可是整个月红楼的大老板,如今您回来了,这月红楼就是您的地方,我红珠,也是您的朋友,定然会助您的。"

    姜傲芙看了看红珠,见她笑容和当初一样温柔纯净,心头微微放松了些,感激道:"我如今落魄,你能如此待我,我真的很感激。"

    红珠不置可否的笑笑,将那杯茶递给了姜傲芙,柔声道:"姜小姐千万不可言谢,这些都是红珠应该做的。您先喝茶,稍后红珠便把这两年的账目给您过目。哎呀,瞧我这记性,您定然又累又饿了吧,我已经吩咐人准备了些吃食,一会便好,您先喝茶歇息一会。"

    姜傲芙也确实渴了,接过茶杯喝了一口,暖暖的茶香流淌到肺腑里,让她整个人都禁不住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红珠见她喝了茶,眼中划过一抹笑意,而后起身道:"姜小姐您先等等,我这就去取账簿

    。"

    "不用了,红珠,这月红楼的事我从未管过半点,此刻也不会去在意账本,我眼下只需要一个容身之处,只怕要在这里叨扰几日。"姜傲芙连忙出声劝阻红珠。

    红珠轻轻浅笑,转眸看着姜傲芙,认真道:"姜小姐当初的恩德红珠时刻不敢忘,这月红楼红珠也不敢独占,姜小姐若是真的信得过红珠,便定要看这账簿,红珠才能心安。"

    说完,她便起身上楼,姜傲芙拦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无奈的坐下,姜傲芙这才有时间开始打量起月红楼来。这里和当初一样,几乎没有多少改变。她嘴角不由得划过一抹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当初在月红楼,云逸为她挡刀的那一瞬间她还记得清清楚楚,一切都那么清晰那么温暖。

    软软的思念在胸口蔓延,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目光忽然定格在了房梁上的蜘蛛网上。

    她微微凝眸,忽然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按照红珠的说法,月红楼的生意一直很好,这里应该每日宾客满座,又怎么会有蜘蛛网?想到这里,她微微俯身看了看桌角,虽然桌子凳子都擦的很干净,可是桌角还是掩饰不住一层厚厚的灰尘。

    心头一突,她猛的意识到了什么,眼中便多了警惕。

    红珠有问题!

    这是她的第一反应!到这时候她才注意到整个月红楼除了红珠和她之外,竟然没有第三个人。若是月红楼当真按照她当初的安排来发展,定然是日益鼎盛,又怎会像此时此刻这般冷清安静。

    虽然已是深夜,可是她的到来必定会引起从前姐妹们的注意,可是为何她坐了这么久,也没有一个姐妹出来相见。而红珠上楼之后,便一直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这未免太蹊跷了些。

    姜傲芙暗暗攥紧了拳,挺直了后背,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并未看到埋伏。她蹙紧了眉头,而后起身,着急的迈步要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可是她刚走了没几步,便觉得眼前一阵模糊,双腿也没了力气,整个人软软的靠着桌角,使不上力气

    。

    茶有问题!

    她眼神蓦地阴沉了下来,下意识转头看向二楼,正好看到了红珠倚着楼梯对着她笑的模样。

    "为什么?"姜傲芙咬紧了牙。

    红珠笑着摇摇头,缓缓下楼,语调沉缓道:"姜小姐,别怪我狠心,要怪就怪如今你不过是条丧家之犬。即便我不对你下手,也会有很多人想方设法的取你的命。"

    姜傲芙冷冷的注视着红珠,而后冷声道:"是我太疏忽,竟然没看出,你早已经不是当初的红珠。说吧,是谁给了多大的好处,让你昧着良心做这等龌龊的事。"

    红珠轻轻笑出了声,下了楼梯,缓步靠近姜傲芙,眉梢眼角带着淡淡的冷漠:"有人不想你进宫,更不想让你活在这个世上。所以,她暗地里下了命令,谁能取了你的人头给她,便赏黄金万两。"

    "黄金万两?淳妃好大的手笔。"姜傲芙嗤笑一声,而后看着红珠道:"那个给我留纸条的男子也是你安排的吧,没想到如今你的心思竟然这般缜密,连我都着了你的道。"

    红珠瞄了姜傲芙一眼,懒懒呼出一口气,淡淡道:"你很聪明,只是太过信任云舒。你以为云舒的消息能传的那么快?若非是我有所筹谋,只怕,你也不会出现在这里。姜小姐,别怪我,我也并非全然不念当初的旧情,你刚才喝的茶里,我下了迷魂散,很快你就会沉睡过去,我会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死去。"

    "毫无任何痛楚。"

    说完之后,红珠从袖口中取出了一把亮闪闪的匕首,在姜傲芙面前比划了一下,那冷光照亮了姜傲芙的侧脸,也照亮了她阴沉的脸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,红珠心头划过一抹犹豫,可是一想到淳妃如今的权势,和她许诺的好处,她便硬起了心肠,握紧了手中的匕首。

    姜傲芙脑袋昏昏沉沉的,视线也越加的模糊,但是她的眸光始终未曾离开红珠的脸上半分,她双手撑着桌角,费尽力气咬着牙道:"我今日落在你的手上,也并非是绝对的坏事,死在你手上,总比死在他人手中来的好

    。你动手吧。"

    红珠楞了楞,而后叹息一声道:"其实我也不愿意的,只是情势逼人,姜小姐,你安心上路吧。"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深吸一口气,握着匕首就朝姜傲芙的胸口刺去。

    而姜傲芙在那一瞬忽然从袖口中滑出了一根银簪,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一把扎进了红珠的手腕,力道很大,也很精准,竟然将红珠的手腕完全刺穿。

    "啊...."红珠吃痛惊呼一声,手中的匕首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,鲜血顺着她白希的继续汩汩的流。

    姜傲芙冷笑着看着她,上气不接下气道:"要我死..你...也别想好过..."

    红珠眼中杀机骤然升起,她也不去管自己的伤口,用另一只手捡起匕首,猛的朝着姜傲芙冲过去。这时候,姜傲芙已经全然没了力气反抗,只缓缓合上了眼,准备放弃抵抗。

    就在她绝望之时,只听得红珠一声闷哼,接连便是一阵阵铿锵声。

    睁开眼,姜傲芙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,看到的是冰冷的刀光,还有红珠挂着鲜血的嘴角,还有遍地红莲般的血迹。

    在她失去意识前,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,在见到那张脸之时,她整个人忽然放松了下来,放心的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王成一把扶住了姜傲芙,沉声道:"快,扶皇后娘娘上轿,这里不安全,连夜回宫。"

    当即便有侍卫上前扶着姜傲芙出了月红楼的大门。17rbs。

    而王成低眸看了一眼还未死透正在痉挛的红珠,眼神漠然,只一脚踩在了她的喉管处,只听的"卡擦"一声,红珠瞪大了眼,两只眼球几乎从眼眶里鼓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她的口中呕了出来,她逐渐失去光彩的眸子里只剩下绝望和不甘。

    见她彻底断了气,王成缓缓道:"若非是你,我还没这么容易找到皇后娘娘。皇上果然英明,盯住月红楼果然不错

    。"

    说完,他微微一笑,转身出了月红楼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一行人离开刚刚呼吸的时间,便有另外一拨人赶到了月红楼,可是他们来晚了,整个月红楼只有一具还温热着的尸体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对着地上的尸体啐了一口,而后不耐道:"来晚了,追。"

    宫门口,小颖子已经等候了多时,在看到王成回来时,忙迎上来道:"王大人,皇上已经等候多时,您可得手了?"

    王成重重点头,古板的脸上也难得的多了一抹笑容:"总算不辜负皇上厚望。"

    小颖子当即狂喜,朝那轿辇看了一眼,然后急声道:"去养心殿的路奴才已经打点好了,不会被任何人发现,大人快请吧。"

    王成点点头,便立刻命人抬着轿辇,快速朝着养心殿行去。姜是忙外了。

    小颖子立在原地,眼眶一红,而后又赶忙跟上。皇后回来了,平安无事的回来了,实在是太好了。今后皇上再不会食不下咽寝不成寐,水蓝也不会再夜夜红着眼眶思念着皇后。

    一切终于回到了远点,终于。

    养心殿内,云逸静静的立在窗前,整个人就像是紧绷的弓弦,一张俊颜也绷的紧紧的,眼中满是焦虑和不安。

    又开始下雪了,寒风呼呼的吹着,听着那风声,云逸的心莫名的更加慌乱。

    她在哪里?

    可否安全?

    王成有没有寻到她的踪迹,能不能护她周全?

    种种担忧在他的心头萦绕,就好似有一把火在烧灼着他的心,滚烫且疼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殿外传来脚步声时,不由得面色一变,几乎是狂奔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"皇上。"王成半跪行礼,云逸却根本没有看他一眼,只将目光落在了那还未落地的轿辇上。他心头一紧,紧张的说不出话来

    。

    "皇上料事如神,属下终于未辜负皇上厚望,将皇后娘娘迎回宫中。"

    听的王成的话,云逸心头涌起一股难言的狂喜,他几步上前,颤抖着手撩开了轿帘,当他看到那张阔别已久的容颜时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,那一刻,他好像重新获得了全世界,重新知道了什么叫开心,什么叫幸福。

    傲芙!

    姜傲芙!

    你还活着,终于...回到了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强忍住泪,将她从轿辇中抱了出来,虽然她此刻穿着朴素,面上也是脏乱不堪,可是那熟悉的轮廓和感觉却始终未曾陌生过。

    只一眼,他便能确定,是她,不假。

    王成命令侍卫们都退下,看着云逸将姜傲芙抱进了养心殿,嘴角也跟着浮了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小颖子跟了过来,和王成对视一眼,眼眶也是红红的。

    "颖公公,快命人准备干净的衣裳和吃食吧,对了,也让太医来候着,说不得...."王成有些激动的说着,小颖子却是连连摆手道:"都备好了,早早的就备下了。"

    王成见他如此,不由得笑了笑道:"皇后回宫,公公你也很高兴啊。"

    小颖子抹了抹眼角道:"皇后是好人,她从前对奴才很好。而且,她回来了,皇上便高兴了,皇上高兴,奴才就高兴..."

    王成听的不由得一笑,便又道:"皇后回宫之事皇上吩咐了暂时不要走漏了风声,公公这里,可万万不可放松了。"16649074

    小颖子重重的点头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他早已去通知水蓝,要是她知道皇后还活着,并且已经回到了宫中的话,不知道该高兴成什么样呢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养心殿内,云逸将姜傲芙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龙榻上,轻轻给她盖上了被子

    。

    他拧了丝帕,细心的替姜傲芙擦脸,污垢一点点被擦除干净,她绝美的容颜依旧,只是清减了不少,比从前更瘦了。

    云逸心疼的看着她,眼眶始终红红的,他的动作也是极为温柔,生怕弄疼了她似的。

    姜傲芙仍然沉睡着没有一丝知觉,可是神情却是放松的,因为在睡梦中,她终于再次闻到了那熟悉的龙涎香,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温暖。

    当云逸的目光落在她的勃颈上时,眸光禁不住一凝,一滴热泪便落在了姜傲芙的面上。

    那伤口,差点要了她的命,事隔将近三年,仍然显得那般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他颤抖着只见轻轻抚摸着她的伤口,那爱怜的神色若是教他人看见,定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对云逸来说,姜傲芙便是他此生的挚爱,是他的至宝。

    即便她不再完美,她也仍然是他心尖上最重要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颖子走了进来,正好看见了云逸落泪的样子,禁不住感慨道:"皇上,皇后娘娘终于回来了,您该高兴才是啊。"

    云逸轻轻点头,轻声道:"是的,朕很高兴,很高兴...."

    小颖子也瞧见了那道伤疤,心头也是一阵酸楚,而后又道:"皇上,刘太医已经在外面候着了,是不是让他进来给皇后娘娘瞧瞧?"

    云逸这才回过神来,忙点头道:"快,快让他进来。"

    刘太医很快便到了,他给姜傲芙把了脉,又检查了她脖子上的伤口,禁不住叹了口气道:"微臣怎么也没想到皇后娘娘还活着,当日宫门外一时,微臣也是知道的,皇后娘娘如此刚烈,实在让人佩服。"

    说完,他又道:"这两年多,皇后娘娘的身子应当一直处于虚弱状态,她脉象虚浮,乃是久病之人的征兆。不过若是细心调养,应该也无大碍。至于她脖子上的伤口,哎...请皇上恕微臣无能,实在没办法做到完全消除。"

    云逸坐在床畔,一直轻轻拉着姜傲芙的手,听的刘太医的话,他一言不发,只沉声道:"用最好的方子给她调理身子,务必,要让她健康起来

    。"

    刘太医躬身行礼道:"微臣自当尽力。"

    而后小颖子便随刘太医去了太医院取药。云逸一直陪着姜傲芙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她睡得很安详,不知是做了什么梦,她的眼角始终带着泪痕,心头阵阵刺痛,而后俯身在她额头浅浅一吻。这一吻,包含了他两年多的思念和痛苦,如今都化在了她的眉宇间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春桃匆匆忙忙跑回了重华宫,淳妃正忐忑不安的等候着,春桃一回来,她便急不可耐的问道:"怎么样?可杀掉她了?"

    春桃摇头,紧张道:"皇后被人救走了,去月红楼的人传来消息说,他们到的时候,那个红珠已经被杀死了,皇后也没了踪影。他们搜寻了整个京都都找不到任何可疑的踪影。能把事情做的如此干净利落的,恐怕是皇上。"

    "皇上?"淳妃脚下一软,险些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她惶恐不安的看着春桃,好半晌才出声道:"你的意思是,是皇上救走了皇后?她回到宫中了?她要夺走我的一切了?"

    春桃忙宽慰淳妃道:"娘娘,咱们可万万不能自己吓自己,这不过是揣测,您想,皇上这般看重皇后,若是她回宫了,宫内怎么会这般安静没有一点动静。想来,救走她的必定不是皇上才对。"

    淳妃仔细揣摩着春桃的话,细细思量许久后才点头道:"对,你说的对,她不可能在宫中,不可能。"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开始在屋子里踱步,不住的道:"怎么办?到底是谁救走了她?她一日不死,本宫便一日不得心安,怎么办?"

    春桃也急的团团转,想不出个好办法来。

    好一阵后,春桃忽然道:"娘娘,奴婢有个主意。"

    "你快说。"

    "不如娘娘去探探皇上的口风,若是皇上真的知道皇后在哪里,定然会有蛛丝马迹出现。"

    听得这话,淳妃微微蹙眉,犹豫了一阵后,打定了主意,便依照春桃所言,命人准备了糕点,便匆匆去了养心殿

    。

    在听的淳妃来时,云逸眼中划过一道冷芒,而后命人将她带到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内,淳妃已经焦急的等候了好一会,才见云逸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她忙换上了温柔的笑脸,迎上去道:"皇上,臣妾听宫人们说您这几日睡的不太安稳,特地给您熬了最安神补气的红枣羹,您乘热尝尝吧。"

    云逸看了她一眼,而后笑了笑道:"爱妃辛苦了。"

    见他仍然称呼自己爱妃,淳妃心头莫名的松了口气,而后端出来红枣羹给云逸,笑着道:"这些都是臣妾该做了,一点都不辛苦。"

    云逸接过了那碗红枣羹,却没有喝,只放下,然后看着淳妃道:"时辰不早了,你回去歇息吧。"

    淳妃咬咬唇,维持着笑容道:"皇上这么晚还要批阅奏折,臣妾想多陪陪您。"

    说着,她走到了云逸身边,手脚麻利的替他磨墨。

    云逸淡淡扫了她一眼,也没赶她走,只提笔开始批阅奏则。他表现的和往常一样,并没有半点不对劲,淳妃放松了不少,想着他应该是不知道皇后的事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云逸忽然出声道:"这些日子,镇国将军,很忙吧?"

    淳妃一怔,磨墨的手微微一颤,险些沾了墨。

    云逸不着痕迹的看了她一眼,嘴角噙着一抹讥讽的笑。淳妃吸了口气,勉强笑着道:"父亲为了皇上尽忠职守,定然是时刻不敢懈怠的。"

    云逸轻轻笑了笑,淡淡的哦了一声,而后抬眸看着淳妃道:"你眼下乌青严重,这几日怕是睡的不安稳,可是有什么烦心事?不如告诉朕,朕也好替你排忧解难。"

    淳妃再次怔了怔,而后慌忙掩饰道:"这几日公主夜里总是哭闹,要臣妾时刻陪着才肯入睡,所以难免睡的少了些。"

    更新道,明日继续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重生之神级败家子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“我必须得败家啊,不败家不浪费我爸妈赚钱的才华了吗?”面对记者的采访,洪大力如是说。采访刚一结束,洪大力便拉出“大败家系统”界面,看着上面各种各样的好东西,摸着下巴喃喃自语:“再败家两千亿就能换这套最强人形机动兵器【真·古兰修】的核心技术...

    辰机唐红豆09-18 全本

  • 倾国太后

    最新章节:番外完结
    一穿越过来就要入宫殉葬,摊上这等大事,怎能束手等死?爹娘无情,要以她的生命换取一家荣耀,家族凉薄至此,她必须奋起,为自己铺垫一条康庄大道!......

    六月离歌09-18 全本

  • 冷酷王爷俏王妃

    最新章节:番外 之N年后
    "><meta property="og:image" content="https://fm.88dush.com/86/86748/86748s.jpg

    月落星华09-19 全本

  • 粉墨霸道皇妃

    最新章节:237. 番外之谁家的宝贝辣么萌
    "><meta property="og:image" content="https://fm.88dush.com/86/86622/86622s.jpg

    浓妆淡墨09-19 全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