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五十三章 下毒暗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    平静的日子过了三日。

    姜傲芙的精神略微好了些,云逸仍然忙于朝政,闲下来时便一直陪着姜傲芙,重华宫里的样样东西都精挑细选,容不得一点差池。

    这一日清晨,姜傲芙睡睡梦中醒来,水蓝伺候她洗漱之后,便扶她靠着床头。

    打开的窗户间有明媚的阳光落入地面,点点的碎金将整个房间映照得格外明亮。屋子里暖暖的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淡的梨花香。

    姜傲芙偏眸看看窗外,只见阳光晴好,远处的琉璃瓦片光彩夺目,一切都显得很是平静,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生活仍然在继续。

    微微垂眸,她眼中划过一抹落寞,到今日,她眼底还时不时的划过水绿灿烂的笑容,还有姜素心温柔的神情,一股酸酸的涩涩的感觉在心底蔓延,让她不禁蹙了眉头。

    水蓝见状,知道她定然又想到了水绿与二小姐,便打起精神笑着道:“娘娘,乳母已经给皇子和公主喂了奶,您今日精神不错,让乳母抱来可好?”

    听到皇子公主,姜傲芙眸光一柔,点头道:“快去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水蓝忙吩咐翠菊去抱。

    没多一会,两个乳母一人抱着一个襁褓走了进来,给姜傲芙行礼之后,将孩子抱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孩子刚刚喂了奶,正睡着,可是却显得更加可爱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几乎一模一样,那水嫩嫩的肌肤就像是最上等的汝瓷,还有那双形状优美的大眼睛弧度可爱无邪,卷翘的羽睫微微闪动,在面上留下两道小扇子一样的剪影,说不出的可爱。

    姜傲芙不觉露出来笑容,从乳母手中接过了云朗,抱在怀中,轻轻刮着他娇嫩的肌肤,姜傲芙忍不住道:“孩子长的真快,这才几日,便觉得抱着重了些。”

    水蓝笑着点头道:“娘娘好福气,皇子和公主自然也是好福气的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抿唇浅笑,在云朗额头吻了吻,递给了乳母,又抱过了爱芙。

    爱芙比云朗出生的晚了片刻,也比云朗更瘦小些,但是更显得精致可爱,那睡熟的模样就像是精致的瓷娃娃,让人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轻轻在爱芙额头吻了吻,姜傲芙看着乳母柔声道:“公主夜里还哭吗?”

    乳母恭敬道:“回娘娘的话,公主这两日睡的安稳些了,只是仍然吃的不错,没有皇子那般精神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爱怜的抚了抚爱芙的小脸蛋,轻声道:“细心照料着,本宫不会亏待了你们。想必本宫不说,你们也知道在这宫中该如何保全公主与皇子,本宫并非信不过你们,只是他们乃是本宫的至亲骨肉,万万出不得一点差池,否则,本宫只能按照宫规处置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乳母慌忙跪下,齐声道:“皇后娘娘放心,奴婢们定然尽心尽力照顾好皇子与公主,绝不辜负娘娘厚望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点点头,让他们起来,便道:“把皇子放下,你们先去出吧,让本宫好好陪陪他们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水蓝接过了乳母手中的皇子,待得乳母们走后,她才道:“娘娘,您是不是不放心这两个乳母?”

    姜傲芙摇摇头道:“本宫只是警醒警醒她们,莫要因为本宫还未出月,便暗地里不肯尽心尽力的照顾本宫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水蓝点点头道:“娘娘说的是,奴婢会更仔细的瞧着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低头看着爱芙,爱怜道:“谁本宫都不放心,只有本宫自己好起来,自己照顾他们,本宫才能心安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兰草端了汤药进屋。

    水蓝瞧了瞧,便道:“娘娘,您先吃药吧。”

    兰草端着药走了过来,将药递给姜傲芙,伸手接过了爱芙。

    姜傲芙原本还有些不放心,但见她仔细小心的抱着,才暗暗松了口气,喝了一口汤药。

    这药是太医开的补身的药,尽是各种名贵的药材,那浓浓的药味很不好闻,味道也极苦。姜傲芙不觉蹙紧了眉头,可这兰草一见她蹙眉,便禁不住打了个哆嗦,紧张的差点保不住爱芙。她这一动,爱芙立刻惊醒,张嘴就娃娃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小心着点,你还抱着公主呢。”水蓝瞧见了兰草的异样,连忙低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兰草慌忙跪下,小声道:“奴婢..奴婢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没了心思喝药,唤来翠菊将药收了去,便接过了爱芙,仔细的查看见她无恙,眉头舒展了些许,不悦道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兰草不敢多看姜傲芙一眼,连忙起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平日里瞧着这兰草挺细心的,今日怎么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”水蓝看了看兰草的背影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姜傲芙一边哄着爱芙,一边低声道:“罢了,日后皇子和公主的事,万万不可交托给她们,自己都还是未长大的小丫头,哪里会照顾孩子。”

    爱芙哭的厉害,姜傲芙心疼的不得了,轻轻拍着她的背,柔声劝慰

    。

    兰草跑到了屋外,听着屋内公主的哭声,又想起适才皇后娘娘蹙眉的样子,不觉心头一寒,轻轻摸了摸左手食指上的猫眼石戒指,眼中划过一抹惶恐。

    翠菊也跟着走了出来,还端着那碗汤药。

    “兰草,你今儿个是怎么了?不怕惹恼了皇后娘娘,小命不保。”翠菊走到了兰草身旁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兰草看了看她手中端着的汤药,轻声道:“今日是我不小心了,也不知为什么,我见到皇后娘娘便觉得她很有威严,心中便不觉有些惧怕。”

    翠菊笑着道:“我倒觉得皇后娘娘挺好伺候的,也从来不会苛待咱们,你怕什么啊?只是你需得记住,皇子和公主是皇后娘娘的命根子,若是出了半点差错,咱们可都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兰草点点头,伸手接过翠菊手中的汤碗,低声道:“这药皇后娘娘只喝了一口...”16。

    “是啊,适才水蓝姑娘说,这药先倒了,哄好了公主,她亲自熬了再给娘娘送去。”翠菊点点头,将碗给了兰草,便转身又进了屋。

    兰草看着手中的药,眼中划过浓浓的惧意,她轻轻咬唇,将那药随意倒在了门外一株山茶里,便匆匆去了。

    屋内,姜傲芙好不容易哄着爱芙睡着了,便让水蓝叫了乳母来把两个孩子抱了下去。

    水蓝扶着她躺下,又道:“娘娘先歇会吧,奴婢去给您熬药,适才您只喝了一口呢。太医说了,这药可不能断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微微蹙眉道:“这药味道有些奇怪,也不知太医开的什么方子。”

    水蓝笑了笑道:“娘娘若是怕苦,奴婢给您做些蜜饯如何?您喝完药,再吃上一颗,立刻就解苦了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也笑了笑,轻声道:“也不知怎么的,总觉得疲累的很,吩咐下去,让他们别来搅扰本宫,让本宫好好歇歇。”

    水蓝乖巧的点头,便让屋内伺候的人一并退了出去,带上了房门

    。

    只不够片刻的功夫,姜傲芙便觉得头重的很,闭上眼便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厨房内,水蓝刚刚走进去,便见到兰草有些慌忙的走出,但见她神色有异,水蓝便蹙眉道: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兰草低着头道:“娘娘适才没有吃药,奴婢想着给娘娘再熬一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,熬药的事,我亲自来吗?”水蓝定定的看着她,眉眼间有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兰草连忙道:“奴婢想着姑娘您肯定忙着,便....”

    水蓝摆了摆手道:“好了好了,别说了,你下去吧,以后这熬药的事,都不用你经手,你去娘娘屋外守着吧。”

    兰草如临大赦,点点头,急匆匆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水蓝转头看了她一眼,眼神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她走到了药罐子旁边,仔细的闻了闻,又亲自尝了尝,并没觉察出任何不妥,但是总归是有些放心不下,便将药全倒了,换上新的再重新熬了。

    那药渣子她也收了起来,打算让太医瞧瞧。

    经过姜素心那件事,她现在已经是草木皆兵,除了最亲近的人,谁也信不过,这兰草虽然看起来老实,但毕竟才来重华宫不久,是否忠心还有待观察。

    是夜,水蓝亲自端了药给姜傲芙喝,她服下之后,并未再出现白日里那种头昏脑胀的感觉,不觉心底有些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“白日里那碗药,是兰草熬的?”放下了碗,她轻声询问。

    水蓝摇头道:“是奴婢熬的,只是吩咐了兰草将她端来给娘娘,那药材和药罐都是奴婢亲自动手的。难道娘娘怀疑,兰草在您的药里动了手脚?”

    姜傲芙微微吹膜,缓缓呼出一口气道:“本宫也不知道,只是那药本宫只喝了一小口,便觉得昏昏欲睡,这几日本宫精神好了许多,也不至于会如此。若非是身体有异,便是这药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水蓝面色一变,压低了嗓音道:“娘娘怀疑兰草?”

    姜傲芙微微抬眸,看着水蓝道:“暗地里去查清兰草的底细,再派人好好查查她这些日子和什么人见过面,或者,去过什么地方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水蓝神情紧张,不住的点头。

    姜傲芙见她如此,低声道:“明面上别让她瞧出了什么,这药还让她日日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娘娘,奴婢担心....”水蓝有些不放心,若是兰草有二心,让她送药,不是摆明了给她机会下手吗?

    姜傲芙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,只轻声道:“你照做便是,本宫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是夜,姜傲芙睡下之后,熄了灯,重华宫显得清幽安宁。

    宫门处突然走出了一道娇小的身影,警惕的四下里看了看之后,便匆匆的小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栖凤阁内,婉儿已经在宫门处候了许久,终于见到那跑来的人影之后,慌忙拉着她隐蔽在黑暗处,沉声道:“出来的时候,可曾被人瞧见了?”

    女子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婉儿这才点点头,领着她进了栖凤阁。

    这个时辰,丽妃还未歇息,她坐在铜镜前,看着镜中的娇颜,颇有一番照影自怜的味道。

    听的脚步声响起,她放下了手中的木梳,微微偏眸看着婉儿领着一道清秀的身影走了过来,嘴角浮了一抹浅浅的笑。

    “兰草给娘娘请安。”那清秀女子几步上前跪在了丽妃跟前。

    丽妃伸手将她扶起,笑着道:“不必如此拘礼。”

    兰草起身,有些拘谨的低着头,婉儿看了她一眼,轻声道:“兰草,这几日皇后的身子如何了?”

    兰草轻声道:“皇后娘娘身子还是很虚弱,但比之前已经好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丽妃听闻此话,悄悄蹙了眉,而后又舒展开,笑着道:“你看你这拘谨的模样,这里不是皇后的重华宫,没那么多的规矩,你只当是自己家,放松些便是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兰草偷偷看了一眼丽妃,见她笑语盈盈,也不觉放松了一些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丽妃见她如此,满意的点点头,又扫了一眼她左手食指上的猫眼石戒指,笑着道:“本宫赏你的戒指,你可喜欢?”

    兰草下意识摸了摸那润滑圆润的猫眼石,点头道:“喜欢,奴婢很喜欢,日日都戴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本宫便放心了。”丽妃展颜一笑,轻声道:“本宫可一直等着你的好消息呢。”

    兰草一下子又跪下,低声道:“娘娘放心,奴婢不敢忘记娘娘的恩宠,定然会尽心尽力为娘娘办事。”

    丽妃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又伸手将她扶起,温和的笑着道:“别动不动就跪,你且说说,这两日,可有何动静?”

    兰草咬咬唇道:“今日奴婢好不容易得了机会,可是因为公主哭闹,皇后娘娘只喝了一口奴婢送的药,便吩咐倒了。”

    丽妃笑容微微收敛,而后又道:“也罢,若是一次就得手,也太容易了。这药,是慢性的,哪怕是一口,只要让她日日喝着,便很快能让她见阎王。”

    听到丽妃突然便的冷厉的话,兰草心头没来由一寒,下意识道:“可是奴婢怕没机会,皇后近身的事都是那水蓝在照顾,奴婢怕....”

    丽妃轻轻笑着道:“只要是人,便有百密一疏的时候,本宫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只需,给本宫看结果便是。”

    兰草连忙点头,态度很是诚恳。

    丽妃从妆台上拿了一条玛瑙项链,塞到了兰草手中,低声道:“这是本宫的一点心意,你且收下,若是办成了本宫交代的事,本宫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兰草看着那价值不菲的玛瑙项链,眼底划过一抹贪婪,而后欣喜的磕头谢恩。

    丽妃笑了笑,看了婉儿一眼,婉儿会意,便领着兰草离开了

    。

    不多时,婉儿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已经将兰草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丽妃面上温和的笑容早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,她悠然起身,冷声道:“这一次,只许成功不许失败。”

    婉儿点头道:“娘娘放心,那兰草家境贫寒,她的父母皆是重病缠身,娘娘既然许了她好处,她便会为娘娘卖命。”

    丽妃轻轻拨弄着肩头的秀发,低声道:“本宫已经等不了了,父亲传信进来,说皇上有意清肃朝政,对他也冷待了不少,本宫虽未妃子,却不能帮母家一丝一豪,传出去,岂不是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婉儿凝神道:“娘娘放心,这一次,一定会成功的。皇后如今只是只病猫,只要娘娘抓住机会给她一刀,她便再无反抗之力。”

    给她一刀?

    丽妃冷冷的笑出了声,沉声道:“这不过是,早晚的事。”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兰草已经匆匆的回了重华宫,在夜色的掩映下回了自己的屋。

    她却没有注意到,廊角处一道身影将她的行踪看的清清楚楚,当即便进了内室回了姜傲芙的话。

    “娘娘,那兰草果真是出去过了,刚刚才匆匆回来。”水蓝这会很是佩服姜傲芙的聪明才智,她一早便吩咐了水蓝盯住兰草,并告诉了她,兰草今夜必定会出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一切都被她说中了,水蓝显得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姜傲芙靠在床头,微微蹙眉道:“如今可以肯定,这兰草必定是心怀异心,只是授意于她的,到底是淳妃还是丽妃?”

    水蓝想了想道:“奴婢觉得是淳妃娘娘。”164341

    姜傲芙看了她一眼,示意她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奴婢虽只见过那淳妃一次,可是却觉得她很不简单,比那丽妃可难对付多了,想来,定然是她想要乘着您缠绵病榻对您下毒手。”

    听了水蓝的话,姜傲芙点点头道:“你的话,不无道理,可是,本宫却觉得,丽妃的可能性比较大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眼底划过一道森寒,缓缓道:“因为丽妃才会如此沉不住气,这些日子,来过重华宫的只有她,最有可能接触到兰草的也是她,若本宫没猜错的话,适才兰草去的地方,必定是栖凤阁。”

    水蓝经姜傲芙这么一说,也觉得有理,又道:“那娘娘打算怎么办?不如,奴婢去将兰草抓来,好好盘问盘问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却是摇头,轻声道:“静观其变,抓住兰草算什么,本宫要的是连根拔起。”

    水蓝微微一怔,而后沉沉的点了头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姜傲芙已经醒来,简单的梳洗之后,水蓝伺候她用了早膳,便到小厨房熬汤药。

    兰草和翠菊一直很守规矩,没有半分异动。

    水蓝从屋内出来,正欲去小厨房,余光却是瞟见了那盆新开的山茶开始枯萎了,她唤来了翠菊道:“这山茶是刚刚送来的,怎么就枯萎了?”

    翠菊忙道:“奴婢也不知道,今日起来便是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兰草偷偷看了一眼那株山茶,心头咯噔一下,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水蓝自然看到了兰草的面色变化,当即笑着道:“罢了,兴许是日头晒了,一会拿水浇浇。”

    翠菊忙应了,水蓝便冲着兰草招了招手,领着她去了小厨房。

    兰草显得有些忐忑,一直不敢和水蓝对视,水蓝也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将药熬上了,吩咐道:“娘娘那里还有吩咐,你帮我看着火,太医嘱咐了,要小火慢慢熬。”

    兰草慌忙应声,点头道:“奴婢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水蓝深深看了她一眼,点头道:“恩,你很聪明伶俐,娘娘常夸你呢。”说完,水蓝便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兰草思考着水蓝突然的夸奖,不觉怎么的,反而觉得不安

    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兰草端着熬好的汤药进了屋,姜傲芙一见,便让她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娘娘,药熬好了,奴婢伺候您喝吧。”说着,她走到床畔,要扶姜傲芙起身。

    水蓝,先将姜傲芙扶起,看了看兰草,对着姜傲芙道:“奴婢给娘娘准备了蜜饯,这就去给您取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点点头,示意她去,而后又看向兰草,但见她低喝垂着头不敢看自己,显出一副柔顺恭敬的模样,姜傲芙不觉微微笑着道:“不必如此紧张,药给本宫吧。”

    兰草连忙将汤药递给了姜傲芙,在接过那汤药之时,姜傲芙注意到了她手上的戒指,笑着道:“本宫以前却是没注意到你手上的戒指,看着成色和光泽,怕不是一般货色...”

    兰草有些慌了,支支吾吾道:“这是...是奴婢母亲留给奴婢的...家传...家传之物....”

    姜傲芙眼中划过一道莫名的光芒,她含笑道:“原来如此,那你可要好好保管,别辜负了你母亲的一番心意。”静了蓝云重。

    兰草小鸡啄米似的点头,显得很是惶恐。

    姜傲芙嘴角笑意更浓,端着那汤药却是一直不肯喝。

    兰草忍不住低声道:“娘娘,药凉了,您快乘热喝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水蓝端着蜜饯进来了,姜傲芙笑着道:“本宫怕苦,喝药,这蜜饯是必不可少的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记下了。”兰草点点头,轻声低语。

    姜傲芙看了她一眼,端起那药喝了一口,水蓝这时候道:“你先下去吧,娘娘这里有我伺候。”

    兰草见姜傲芙喝药,心头一松,便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一走,水蓝便立刻递来了空茶杯,姜傲芙将含在口中的药都吐了出来。然后又用水漱了漱口,这才放心道:“这兰草,果然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更新到,明日继续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重生之神级败家子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“我必须得败家啊,不败家不浪费我爸妈赚钱的才华了吗?”面对记者的采访,洪大力如是说。采访刚一结束,洪大力便拉出“大败家系统”界面,看着上面各种各样的好东西,摸着下巴喃喃自语:“再败家两千亿就能换这套最强人形机动兵器【真·古兰修】的核心技术...

    辰机唐红豆09-18 全本

  • 倾国太后

    最新章节:番外完结
    一穿越过来就要入宫殉葬,摊上这等大事,怎能束手等死?爹娘无情,要以她的生命换取一家荣耀,家族凉薄至此,她必须奋起,为自己铺垫一条康庄大道!......

    六月离歌09-18 全本

  • 冷酷王爷俏王妃

    最新章节:番外 之N年后
    "><meta property="og:image" content="https://fm.88dush.com/86/86748/86748s.jpg

    月落星华09-19 全本

  • 粉墨霸道皇妃

    最新章节:237. 番外之谁家的宝贝辣么萌
    "><meta property="og:image" content="https://fm.88dush.com/86/86622/86622s.jpg

    浓妆淡墨09-19 全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