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二章 谁动了她?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    清婉公主突然的举动,惊呆了云逸。()鴀璨璩晓

    他只觉得脑子里一团火热,随即便用力推开了她。

    清婉公主脸蛋像是熟透了的苹果,浑身的燥热让她备受煎熬,只有挨着云逸会让她觉得舒服一些。如此,她便像个泥鳅一样钻进了云逸的怀抱。

    云逸面色苍白中夹带着不正常的红晕,他忽然用力推开了清婉公主,骤然起身就要离去

    。

    清婉有些不对劲,不,就连他也有些不对劲。152417

    自从进了这栖凤阁他便有些不对劲,此刻浑身热的像是火在烧一般,他必须快点离开这里。否则,一定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后果。

    当即,他没有任何犹豫,迈步就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清婉哪里肯这般轻易让他走,在她眼中,他几乎就是一个移动的“冰块”,只有在他怀中她才能勉强化去了那身上的躁动。

    她像是水蛇一样攀附上了云逸的肩,更像是一只八爪鱼缠住了他的腰肢。她轻轻扭动,只想把整个人都揉进了他的身体里才好。

    云逸脑子昏昏沉沉的,原本就虚弱的身子此刻有些立不住,他一把抓住清婉的手,用最后的清明将她摔落在地,然后跌跌撞撞的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走出两步,却是又被清婉给抱住,这一次,她不止是抱住他,更是在撕扯自己和他的衣裳。她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,想要将他染成灰烬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...唔...好热...太子哥哥...要了我吧...你要了我吧...”

    “清婉好难受...好像火在烧...”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...清婉受不了了...啊...求求你了,要了我吧...”清婉越来越激动,已经褪尽了自己的长裙,露出了光洁的香肩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和动作像是带着一股极度的蛊惑,在云逸的脑海中似魔咒一般不停的回放。他几乎是颤抖着手,抓起了桌上的一壶酒,直接淋在了自己的头上,冰凉的酒夜划过皮肤,他这才清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着几乎将自己八光的清婉,他眉头深深打了个结,推开了她柔软的胳膊。清婉此刻已经神志不清,只顾着扯着自己的衣裳,那神情早没了平日的模样,就像是一个任人欺负的荡*妇。

    云逸皱着眉头一抬手给了她一巴掌,低喝道:“清醒一点。”

    清婉被他打了一愣,而后竟像是没知觉一般继续去纠缠他

    。

    云逸眼中划过一抹厌恶和担忧,看来他们是被人下了药了,他若是再不离开,药效还会发作!不能再停留了,他打定了主意,再次推开了清婉,急急本想门外。

    他还未来的及开门,门边开了。

    屋外那水天碧的身影映入眼帘,云逸心跳一滞,而后便直直的倒在了她的怀中。

    见到她的那一刻,他知道,他安心了,也彻底的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姜傲芙接住了云逸,轻轻拍了拍他的背,她深吸了一口气,看了看坐在地上痛苦呻*吟的的清婉,她犹豫了片刻,而后决绝的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扶着云逸离开后没多久,栖凤阁外出现了一道红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是云景。

    他手中紧紧握着一张字条,上面写着:栖凤阁,观心。

    只有简单的五个字,却将他轻而易举的带到了这个地方。他原本也有疑惑,急匆匆去了望月阁,却没有见到观心,当即想着,观心在栖凤阁等着他。

    将字条攥紧,他上前推门走进了栖凤阁内。14dk1。

    栖凤阁不远处的赏荷亭内,观心正悠然品着香茶,如兰在她身旁,不时的东张西望,口中低声道:“大人,时辰差不多了吧...”

    观心却是摇头道:“再等等,好戏要到最精彩的时候谢幕,才让人回味无穷啊。()”

    如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她笑着附和道:“大人果真聪明,今夜过后,太子怕是再摆脱不了那清婉公主了,到时候,三皇子自然脱身,大人您也没有后顾之忧了。”

    观心淡淡一笑,眼中掠过了一道精光。

    她要的可不单单是一个正妃之位,她要的...还远远不够呢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知道,她的计划正在朝着另一个轨迹便宜,甚至让她追悔莫及

    。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,姜傲芙到了重华宫,皇后正在软榻上小憩,见到她来了,露出了一抹笑意道:“傲芙,怎么这么晚了还到本宫这里来,来人,快上茶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恭敬的行礼,而后轻声道:“儿臣给母后请安。”

    皇后笑盈盈的让她起身,而后屏退了四周之人,低声道:“还记得本宫托付你的事吗?可有什么计划了?”

    姜傲芙微微垂眸,歉意道:“还请母后宽恕儿臣,儿臣...这些日子身子不适,所以...”

    皇后微微颔首,点头道:“难为你了,你如今有了身孕,本宫却还让你做这样的事,只是这件事,只有你做本宫才能放心,你须得体谅本宫的用心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嘴角浮了一丝淡淡的笑意,很是温顺道:“儿臣明白。”

    皇后满意的点了点头,而后她起身下了床,姜傲芙连忙上前扶她。皇后拍了拍姜傲芙的手背道:“陪本宫出去走走吧,这样好的夜色,本宫很久没瞧见了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微微怔了怔,而后点点头,顺水推舟的陪着皇后出了重华宫,她的路线很坚定,很快便到了栖凤阁附近。

    皇后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她,轻声道:“今夜月色真好,远远瞧着栖凤阁,就好似真的有一只闪耀着月华的凤凰似的呢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暗自垂眸,心中揣度着皇后话语的用意,难道...皇后知道了些什么?

    皇后却是冲着她温和的笑笑,挑了挑眉道:“不如,去栖凤阁瞧瞧?哀家可是记得,当年太后最是喜爱栖凤阁,常常让本宫陪着来着听戏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往栖凤阁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姜傲芙心头却是咯噔一下,抬眸看了一眼皇后波澜不惊甚至带着些许微笑的侧脸,她心中忽就多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皇后已经知道了!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也没必要再隐瞒,伸手推开了栖凤阁的门,笑着道:“儿臣也常听宫人们说着栖凤阁如何的雅致如何的华美,今日却才有幸得见一次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当先迈步走了进去,可是目光刚触及地上两团白花花的东西,便惊呼一声,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皇后也跟着走了进来,只一瞬,她的反应便和姜傲芙一般无二,不过,她很快镇定下来,反手关上了门,冲着地上还沉浸在兴奋中的两人低喝道:“放肆,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姜傲芙已经别开了泛红的脸,她低声道:“这不是三皇子吗?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二人还在地上紧紧交织在一起,听到她们的声音,都像是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般,双双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清婉先是怔住,而后发疯般的抱紧了胳膊,面色苍白的没了丁点血色。

    姜傲芙忽然有些不忍,别开脸不去看。

    皇后面色不大好看,冷声道:“公主,景儿,你们这是做什么?你们的婚事我是一早便应允了的,这周公之礼,大可等到洞房花烛夜,你们何必....”

    或许是那些话有些令人难以启齿,皇后只说了一半,便沉默不语了。

    云景面色惨白的抓过衣裳遮住了身上,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们到:“发生什么事了?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清婉公主缩在角落瑟瑟发抖,显然是受了不轻的惊吓。

    皇后的话更像是一把利刃戳中了她的心,她怔怔的看着地板上刺目的红色,再看看自己青紫交加的身子,眼泪便止不住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是他,分明是太子才对,是太子....

    她始终想不明白,为什么太子会变成了三皇子,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转变,她是想破头也想不明白,她只知道一个事实,她失身于三皇子了,而且....被皇后和太子*妃逮个正着。

    就在皇后还欲说话的时候,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而后门开了,观心出现在了门外,与她一同出现的还有几名侍卫

    。她眉梢眼角原本还带着几抹得意,但在看到姜傲芙和皇后的那一瞬间,整个人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们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“观心姐姐....”云景带着哭腔的低唤了一声,观心这回过神来,一见着云景,面上的血色是迅速褪尽,只一眼,她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也是瞬间明白,今日这盘棋,她是鸡飞蛋打了!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这分明是天衣无缝的计划啊,究竟是哪里出了错?难道..是她?这般想着,她看了一眼姜傲芙,眼底划过一抹深沉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观心,你来做什么?”皇后一摆手摈退了那些侍卫,蹙着眉头看着观心。

    观心怔怔的张开嘴,好半晌才出声道:“观心偶然经过栖凤阁....听得里面有异响,还以为是盗贼,便带了侍卫来捉贼...没想到竟是皇后娘娘和太子*妃在这里....”

    姜傲芙轻轻一笑,看着观心道:“你倒是来的巧...”

    观心讪讪的点头,勉强笑道:“是观心冲撞了皇后娘娘和太子*妃,还望恕罪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深深看了她一眼,而后又看了一眼面色窘迫的云景,心中对这戏剧化的一幕感到十分满意。观心既然设计想要陷害云逸,她便让她尝尝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滋味。

    只是这计谋虽然狠毒了些,却也无伤大雅,反正,原本清婉公主和三皇子便是门当户对的一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姜傲芙更轻松了几分,看着皇后道:“母后,此事...您看怎么处理才好?”

    皇后看似恼怒的摇摇头,瞪了云景一眼,口中斥道:“母后白疼了你这么多年,养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儿子。如今,你毁了清婉公主的清白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云景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,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清婉,见她正白着脸瞪着一双泪眼看着自己,当即心中咯噔一下,咬着唇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观心此刻心里像是被人狠狠刺了一刀似的疼,她看着云景这模样,便是知道,他定然是为了夺了那清婉公主的清白之身而愧疚

    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只怕...他当真就得娶了她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慌忙道:“娘娘,此事兴许只是一个误会,三皇子他...”

    没等她说完,姜傲芙却是先打断了她的话,冷声道:“这里,有你说话的份吗?对了,你若是无事,便先退下吧,这是皇室的事,你不方便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观心被这话一噎,面色一沉,咬了咬唇瓣还欲说话,却是听的皇后摆了摆手道:“观心,太子*妃说的对,这件事关系重大,你且退下。”说着,皇后顿了顿,加重了语气道:“记住,此事绝对不可外传。”

    观心不甘心的攥紧了拳,却是没了办法,只得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临走前,她深深看了云景一眼,看见了他愧疚的眼,当即心中一沉,知道,大事不妙了。

    观心走后,姜傲芙解开了肩上的披风,走到了清婉身旁,替她遮住了身子,口中轻声道:“公主受惊了,别怕,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..怎么会是他...我记得分明是....”清婉看着姜傲芙,忍不住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分明是谁?”姜傲芙接住了她的话,眼神有些清冷。

    清婉顿了顿,又看了看皇后,最后咬着牙道:“没有谁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这件事,你们绝对不要告诉任何人,否则...我只有一死了之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宽慰道:“放心,这件事,不会有别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偏头看了一眼满脸愧疚和害怕的云景,轻声道:“三皇子是个光明磊落的君子,他一定会负责的,日后,会好好照顾公主的。”

    清婉红着眼看了云景一眼,而后垂下了头,掩藏了满眼的不甘和悲愤。

    姜傲芙却是笑着起身,临走时,从角落里拾起了一个小纸团塞进了袖袋里。她动作很快,没有丝毫拖泥带水,走回皇后身边时,已经恢复了平静恬淡的摸样

    。

    皇后看了她一眼,点点头,又看看云景和清婉,而后沉声道:“罢了,事已至此,已经别无选择,择日成婚吧。合婚贴本宫会尽快派人送去褚云,公主大可耐心等待便是。”

    清婉用那披风将自己的身子裹了裹,不甘愿的点头道:“一切听从皇后娘娘安排。”

    皇后满意的点点头,又看着云景道:“以后和公主便是夫妻了,你可要好好待人家。”

    云景欲言又止,最后什么也没说出口,只闷着头点了几下,算是默认。姜傲芙微微一笑,便道:“母后,公主还三皇子必然有很多贴心话要说,时辰不早了,儿臣送您回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颔首,便于姜傲芙一同离开了栖凤阁。

    待得她们走后,清婉一直强忍的泪水终于再次决堤。她愤恨的瞪着云景,恨不得上前杀了他。她分明是和太子在一起,为什么最后却是他!

    而云景只顾着穿戴整齐,而后竟然看也不看的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清婉哭的更厉害了,云景似乎良心发现一般,微微顿了顿脚步,沉声道:“放心,我会负责。”说完,他便急匆匆的跑走了。

    负责!

    谁要你负责!

    清婉趴在地上不住的抽泣,此刻是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望月阁内,观心面色死灰般难看,她发狂的将没一跟珠链都扯了下来,满宫都是哗啦啦的珠子落地声响。宫婢们不敢阻止,只小心翼翼的在一旁候着,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恼了她。

    观心此刻就像是一个癫狂的人,她用力的打砸着屋内一切可以打砸的东西,最后还轰走了所有的侍婢,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破碎的瓷片中间,眼神狠戾。

    姜傲芙!

    我要你死,我一定要你死!

    观心心中默默的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句话,她紧紧攥着的拳头隐隐发白,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

    。

    她大意了!

    竟然没有想到姜傲芙会半路杀出来,给她杀了一个措手不及!可是如今后悔却已是晚了,按照现在的情形来看,云景娶那公主的事,几乎已经板上钉钉!

    纵然她再不愿,也是没了办法!

    可是她不甘心,她不甘心就这么将云景拱手让了出去,她好恨,好恨自己!

    压抑的低吼了一声,她想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出来,可是却发现自己竟然连发泄都已经没了力气,她只能默默的咬着唇,思量着下一步该怎么走。

    要她服输,就这么屈服?

    她怎么肯!

    这时候,一道人影跌跌撞撞的重进了望月阁,冲进了那堆烂瓷片和珠子中间,跪在了观心面前,带着哭腔道:“观心姐姐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你别生气好不好?”

    观心冷哼了一声,抬眸看着他,凉凉道:“你错了?你是堂堂三皇子,你能有什么错?这下好了,你可以放心的娶了那褚云国的公主,你是不是一直就盼着这一天?今日,你终于如愿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观心的话很冷,一下子就刺痛了云景的心。

    他慌忙抓住了观心的胳膊,诚恳道:“观心姐姐,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。我发誓,我对那个什么公主一点兴趣也没有,可是...可是是你叫我去栖凤阁,我去了之后,也不知怎么的,突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所以才会...”

    观心恨恨瞪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我让你去栖凤阁?三皇子未免太会恶人先告状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得观心如此的语气,云景蓦地一怔,而后拼命摇头道:“观心姐姐,我绝对没有撒谎,是你在我桌上放了纸条,我才急急忙忙赶了去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,我也不想的,观心姐姐,你原谅我好不好?原谅我吧。”

    观心深深看了他一眼,而后用一种怀疑的口吻道:“你说什么?我给你的纸条?”

    云景连连点头,眼眶通红,像个孩子一般无助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拿来给我看看。”观心深吸一口气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云景连忙在身上四处翻找,可是却是什么都没找到,最后只能哭着道:“不见了,那张纸条不见了...”

    观心又是一声冷笑,丝毫不信道:“编,你继续往下编。你的谎话我听的够多了,说什么爱我,心中只有我,都是假话!你如今还不是看上了那公主,没错,我只是一个出身卑微的卦师,我配不上你的皇子身份,你若是直说,我大不了离开便是,你又何苦这样待我,我可曾有半点对不住你的地方?”

    观心的话句句如刀,让云景难过的泪水直流。

    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臂,用浓浓的鼻音道:“观心姐姐,我没有....没有骗过你...我发誓...”

    观心看了他一眼,只觉得越加气愤。其实,她何尝不知道云景是无辜的,可是,她就是有一肚子的火没处发,只能将云景充作了出气筒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见他这般悲伤,也知道自己说的过分了些。

    她缓缓呼出一口气,缓和了语气道:“罢了,我知道你是冤枉的。我信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云景当即兴奋的破涕为笑,紧紧搂住了观心,口中欢呼道:“观心姐姐最好了,我这辈子都不要离开你,那个什么公主,就算我娶了她,我也绝对不会理会她,我的心中只有观心姐姐你一个人...”

    观心任由他抱着,一言不发,眼神却是越加深沉。

    云景她信得过,她有把握将云景牢牢掌控在手心中,可是她信不过清婉公主!那个女人,也绝对不是盏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婉突苹受婉。而且,她从前也低估了姜傲芙,今日她简单的一招,便让她满盘皆输!

    姜傲芙,你等着瞧,我定要让你为你今日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!

    一更到,求支持,亲们给点留言吧,让我知道你们在看文,谢谢了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重生之神级败家子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“我必须得败家啊,不败家不浪费我爸妈赚钱的才华了吗?”面对记者的采访,洪大力如是说。采访刚一结束,洪大力便拉出“大败家系统”界面,看着上面各种各样的好东西,摸着下巴喃喃自语:“再败家两千亿就能换这套最强人形机动兵器【真·古兰修】的核心技术...

    辰机唐红豆09-18 全本

  • 倾国太后

    最新章节:番外完结
    一穿越过来就要入宫殉葬,摊上这等大事,怎能束手等死?爹娘无情,要以她的生命换取一家荣耀,家族凉薄至此,她必须奋起,为自己铺垫一条康庄大道!......

    六月离歌09-18 全本

  • 冷酷王爷俏王妃

    最新章节:番外 之N年后
    "><meta property="og:image" content="https://fm.88dush.com/86/86748/86748s.jpg

    月落星华09-19 全本

  • 粉墨霸道皇妃

    最新章节:237. 番外之谁家的宝贝辣么萌
    "><meta property="og:image" content="https://fm.88dush.com/86/86622/86622s.jpg

    浓妆淡墨09-19 全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