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要嫁太子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    这一夜,姜傲芙睡的极不踏实,天明时分几声凌乱的脚步便将她惊醒了。鴀璨璩晓

    睁开眼,云逸已经步在身旁,她突然觉得一股空落落的感觉。

    时辰还早,他去哪了?

    起身下床,她披散着头发也不梳洗,穿了鞋子就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小颖子刚急匆匆的外边走进来,一见到姜傲芙连忙跪下请安:“太子*妃您今儿个起的好早啊,呵呵,您等等,奴才这就吩咐人给您准备早膳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呢?”姜傲芙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小颖子眼神闪躲了一下,而后笑着道:“皇上一早便让人传话让太子去养心殿了呢。”

    养心殿?

    这些日子,皇上叫太子的次数越发多了。

    姜傲芙微微颔首,不再多言转身进了房间。见她不追问,小颖子长呼出一口气,然后匆匆去找了水蓝。待得水蓝替姜傲芙一番梳洗装扮后,早膳也备好了。

    满桌清淡却精致的吃食冒着香气,姜傲芙只随意吃了几口便放了筷子,口中道:“昨夜里发生那么大的事,不知那清婉公主,可有什么动作?今日可是准备回褚云国了?”

    水蓝摇头道:“这个奴婢倒不清楚,只是宫内没什么动静,想来那清婉公主应该还未动身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点点头又道:“皇后昨夜受了不少刺激,准备准备,我去给她老人家请安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姜傲芙便领着水蓝出了朝阳宫,朝着皇后的重华宫行去。一路上很安静,深秋的清晨天色湛蓝如洗,阳光也分外晴朗,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梅香。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姜傲芙也精神了几分,一路上还和水蓝讨论着回来的时候摘些新开的白梅枝回宫。就在路过御花园时,姜傲芙却是突然听到了一个娇俏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你看这红梅开的多娇艳,比那白梅是不是好看许多?”

    脚步一顿,姜傲芙脑子里嗡的一声,面上的笑容也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水蓝一惊,四下看了看,却是瞧见那新开的几株红梅树下立着一个朱红色的身影,纤柔靓丽很是扯人眼球。而她的身旁立着的紫袍男子,不是别人,正是太子。

    她连忙转过姜傲芙,用后背挡住了他们,口中道:“小姐,时辰不早了,咱们得快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啊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强迫自己不去听那青春动人的笑声,可是脚下却像是生了铅一样,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。他不是去了养心殿吗?

    而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回褚云国的公主,为什么却和他在一起呢?

    姜傲芙心底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个她最不愿意想到的可能,她咬紧了唇瓣,眼中划过一抹傲然的冷意。

    水蓝见她如此,又道:“小姐...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却是忽然伸手拨开了水蓝,遥遥望着那两道刺目的身影,定定的看了许久,不肯挪动脚步半分。这时候姜傲芙的眼神是水蓝许久未曾见到的冷厉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姐,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,自从和太子定情并嫁给太子之后,她整个人便褪去了锋芒,越发的柔和温顺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的她...

    这时候那红梅树下的清婉公主非要蹦起来去采梅枝,不小心崴了脚,整个人便往下倒,云逸将她一把抓起,她却是顺势扑进了他的怀里,故作惊恐道:“哎呀,吓死我了,多谢太子哥哥相救...”

    云逸想要将她推出怀抱,她却是抱的牢牢的,得意的目光偏转间瞧见了远处呆若木鸡的姜傲芙,当即露出了一抹胜利的笑容,紧紧扣住云逸的腰,大声道:“太子哥哥,清婉好冷,你抱紧一点

    。()”

    姜傲芙暗暗吸了口冰冷的空气,竟是这时候猛的转身,朝着重华宫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水蓝恨恨的瞪了一眼清婉的方向,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...这可能...只是个误会。”跟在姜傲芙身后,水蓝绞尽脑汁想要劝慰她,到嘴边却只有这么一句软绵绵没有任何力道的话。

    姜傲芙默不作声,眼神清冷,只木然的朝前走。

    他们相拥的场景在脑海中一遍遍的回放,一次比一次清晰,她就是想忘也做不到。胸口传来一股隐隐的刺痛,她下意识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这是从前见到云逸和观心亲近时才会有的感觉,她本以为以后再不会感受到了,可是今日,她却是再度被这种痛楚折磨着。

    她心底的怒和怨是水蓝如何也想不到的,她是姜傲芙,是一缕异世穿越而来的孤魂。她没有尝过情爱,更不知道何为吃醋,何为心痛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她清楚的知道了。

    为何从前总有人说情爱是最厉害的毒药,可以轻易的将人折磨到发疯。

    她懊恼,却更是不懂,不懂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。不懂为什么云逸会和她在一起,更不懂他们是何时到了这般亲密的地步?

    还未容她想透,已经到了重华宫。

    皇后恹恹的靠在软椅上,脸色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看到姜傲芙来请安,勉强带了一抹笑容让她坐下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母后可好些了?您的脸色不大好看,要不再让御医来瞧瞧。”姜傲芙看着皇后,轻声道。

    皇后却是无力的摆摆手,沉声道:“昨夜之事,的确出乎我的意料。若是清婉公主当真如实的回禀了褚云国主,只怕,会平地起干戈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也知道事态的眼中,一提到那清婉公主,她不觉微微沉了眸子,勉强镇定道:“那母后预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皇后忽然抬眸看着姜傲芙,缓缓道:“傲芙,今日,母后有一事求你,你可要答应母后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一怔,皇后竟然对她用上了一个“求”字,让她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“母后有何吩咐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皇后微微犹豫了片刻,又似字整理思路,而后轻声道:“皇上年事已高,这些年燕脂一直过着国泰民安的生活,若单说国力,咱们和那褚云国差不多,可是兵力,却不知输了多少筹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必须平息。燕脂与褚云国必须维持和睦,所以清婉公主的婚事,绝对不能反悔!否则,惹怒了褚云,于我燕脂,绝对是一场大乱。”说到这里,皇后又深深看了姜傲芙一眼,沉沉道:“观心的孩子,留不得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心头一颤,愣愣的看着皇后,有些艰难的开口道:“可是...那毕竟是三皇子的骨肉...”

    皇后摆摆手道:“景儿能娶的,只能是清婉公主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不解,就算云景不能娶观心,可是那孩子却并不是非得除掉啊。观心若为侧妃,诞下皇子也不是坏事。可是,她很快便想到了答案,不觉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皇后怕的是,观心的心机!

    若是她留着那孩子,他日必定会利用孩子争宠,说不定,会谋夺正妃的位置。

    皇后的想法并无不妥,姜傲芙也相信观心绝对有那样的心思和能力,只是这事,皇后为何要说与她听?难道...她是要让她去动手?

    姜傲芙脑子里有些乱了,竟是没有再去接皇后的话,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

    。

    皇后深深看了她一眼,而后沉声道:“你是未来的皇后,有些事,你就算不愿动手,也不得不动手!傲芙,你很聪明,应该明白我的用意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沉默良久,而后轻声道:“母后,这件事我...”

    “你必须做。”皇后忽然提高了音调,用慑人的目光看着姜傲芙,她到嘴的拒绝却是生生咽下了。

    从重华宫出来,姜傲芙的面色十分难看,水蓝担忧的看着她,低声道:“小姐,您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姜傲芙摆了摆手,眯了眯双眼,将冗杂纷乱的思绪都摈除,这才呼出一口气道:“回去吧,我想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水蓝点点头,便搀着她朝朝阳宫走去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姜傲芙特地避开了开有梅花的那条路,而是选择了绕道,因为她不愿意再看到云逸和清婉公主亲密的模样,纵然她心中有万千疑虑和怒意,此刻都没了心思去发作。

    有时候她也希望等待,等待云逸亲口向她解释。

    午膳,云逸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和姜傲芙一同用膳,满桌的山珍海味顿时味同嚼蜡。姜傲芙看着伺候在一边的小颖子,放下筷子道:“太子呢?”

    小颖子笑着道:“应该是皇上留他一同用膳吧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微微点头,口中却是轻声道:“小颖子,我平日待你如何?”

    小颖子一愣,抬头看着姜傲芙,只见她神情平然,眼神清冷,却是带着一股让他心颤的寒意,当即跪在了地上,口中连道:“太子*妃一直待小颖子极好,小颖子也是忠心于您的。”

    水蓝见状,不由得小声道:“太子*妃...”

    姜傲芙却是一摆手,不让她继续说下去,只看着小颖子道:“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小颖子一怔,咬咬牙,迟疑道:“其实...太子今日的确是却了养心殿,可是刚出来便遇上了清婉公主,那公主胡搅蛮缠,非要太子陪她逛御花园,太子为了不驳公主的面子,便勉强去了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小颖子又道:“太子*妃,太子是不情愿的。只是,昨夜里那公主已经丢了脸,今日若是太子也不给她面子,怕是惹恼了她...后果...不堪设想...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姜傲芙也回过味来,示意水蓝将小颖子扶起来,又问道:“是太子让你瞒着我的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是奴才自己...不忍心告诉您。”小颖子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姜傲芙颔首,淡淡道:“罢了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颖子看了看水蓝,她也冲着他点头,便行了礼退了出去。一傲然还早。

    水蓝见姜傲芙沉默,便提她盛了一碗鱼汤,笑着道:“小姐,奴婢就知道,太子绝对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,他心中只有您一个呢。只是,他身为太子,太日便是皇帝,有些事,不能不顾忌啊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心中好受了些,便端了那鱼汤喝了一口,刚刚咽下,却又突然捂着嘴干呕起来。她越呕越厉害,连忙起身冲到了门外,扶着栏杆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水蓝吓坏了,连忙让人去请太医,自己将姜傲芙扶起,担忧道:“小姐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姜傲芙摇头,眼中还有痛苦的泪,她艰难道:“我也不知道,只觉得那鱼汤腥的很...”

    “腥?”水蓝眉头一蹙,而后瞪大了眼看着姜傲芙,张着嘴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姜傲芙见她那奇怪的表情,疑惑道:“怎么?”14dl。

    水蓝这才回过神来,面上多了狂喜之色,笑着道:“恭喜小姐,贺喜小姐,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,要赶紧告诉太子才是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仍然不解,只懵懂的察觉了几分水蓝的意思。

    太医很快来了,一番把脉之后,也是面带喜色的恭贺了一番,旋即便写了药方子,又嘱咐了水蓝诸多禁忌

    。

    姜傲芙在一旁愣愣的坐着,脑海中还回荡着太医的话:“恭喜太子*妃,您有孕了。”

    怀孕?

    竟是这么突然,这么奇怪的感觉?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,眼中带着疑惑和惊诧,难道,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生命了吗?她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送走了太医,水蓝一脸兴奋的走了进来,先是给姜傲芙倒了一杯茶,还未递到姜傲芙的手中,便又慌忙放下,转身冲着外间喊道:“珠儿,把小厨房里熬着的参汤端进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外间便有了女子清脆的应和声。

    “太医说了,小姐从今往后都不能喝茶。”

    水蓝一边说着,一边抚着姜傲芙坐到床畔,叮嘱道:“不止和茶,以后饮食也要更加精细,出行也要更注意,总之啊,就是要小心又小心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一直很沉默,她的手一直捂着小腹,许久后才轻声道:“我肚子里...真的有孩子了?”

    水蓝噗嗤一乐,点头道:“太医都说过了,这会去回禀皇上皇后了呢,怎么会有假?”

    姜傲芙愣愣的点头,只觉得一股陌生而又让她很是激动的感觉油然而生。她..要做母亲了吗?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

    她竟然有些想哭的冲动,不过这泪,不是悲伤,而是激动,是兴奋,是开心...

    不知道云逸知道了会是什么心情?

    他应该也很高兴吧!

    躺在床上,姜傲芙睁着眼看着柔软的幔帐,满脑子都是孩子和云逸,这种突然而来的幸福感让她有些措手不及,生怕一闭上眼睛一切便会改变。

    她有了自己的孩子,却是在这个时刻突兀的想起了皇后的话!皇后让她去除掉观心的孩子,她忽然产生了一股深深的惧怕,会不会也有人会对她的孩子不利?

    她微微蹙眉,却是再也躺不住,便起身下了床,坐在了半开的窗前,让清冷的空气吸入肺间,这才平静了下来

    。

    御镜宫,清婉公主正殷勤的替云逸夹菜,口中笑着道:“这些菜是我特地命人做的褚云国的名菜,太子哥哥尝尝味道可好?”

    云逸微微颔首,却是显得有些心不在焉,不时的看向宫外。

    清婉公主见他毫不动容,不觉微微蹙眉,低声道:“太子哥哥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云逸回过神来,看这清婉公主道:“今日清婉公主说想多了解一下云景,我该说的也都说的差不多了,请公主放心,云景心思单纯善良,这次之时他一时糊涂,还请公主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清婉公主眉头蹙的更紧,不觉有些不满道:“太子哥哥陪了我一上午,一直在说三皇子,难道你不累吗?不如,说说你自己,可好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?”云逸看了她一眼,摇头道:“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清婉不甘心,又道:“你和太子*妃的感情好像很好?认识很久了吗?”

    云逸沉默了一会,点头道:“很久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久?”清婉又问。

    云逸一惊有些不耐了,他忽然起身,沉声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还有许多事未处理,不能陪公主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要走,清婉公主连忙起身,情急之下抓住了云逸的衣袖,不满道:“太子哥哥就这么走了,岂不是让清婉难堪?”

    说着,她偏头看了看一旁侍奉她的侍婢。

    云逸淡淡道:“还请公主自重。”

    清婉怒气一下子冲了上来,咬着牙道:“太子哥哥何必这般无情,莫非讨厌我不成?我好歹也是公主,哪里配不上太子哥哥不成?更何况,我不过是想知道三皇子的情况,难道这也过分?”

    云逸还欲说什么,却见小颖子匆匆跑来,行礼之后,狂喜道:“主子,喜事,大喜事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云逸甩开了清婉公主的手,整理了衣袖的褶皱。

    小颖子看了一眼面色十分难看的清婉公主,故意提高了音调道:“太子*妃有喜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*妃有喜了?

    清婉一怔,旋即看向云逸,只见他冷漠的面容忽然产生了变化,就好似一团寒冰正在融化,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云逸的笑容,那一刻她的心好像不受控制的飞快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她忽然后退了一步,紧紧抓着流云的手,克制着自己的激动。

    看着云逸疯狂的跑离了御镜宫,清婉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,压抑着声音道:“我要嫁给他,一定要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流云一惊,忍不住道:“可是..太子已经有了太子*妃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我堂堂一国公主,这太子*妃的位置,难道还能旁落不成?”清婉低声说完,眼眸微眯,闪出了一抹深刻的嫉妒。

    今日,姜傲芙有孕一事,风一般的传遍了整个皇宫。

    皇上皇后惊喜之余,赏赐了不少珍贵物件。当消息传到观心耳朵里时,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惊了身旁的云景一跳。

    “她有孕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152526

    云景疑惑的看着她道:“怎么了观心姐姐?”

    观心猛的回过神来,看着云景,眼神打着一股从未有过的认真和郑重,云景被他看的一愣,疑惑道:“哪里不舒服吗?我立刻让人找太医。”

    云景说完就要去,却被观心一把拉住了手,她几乎是咬着牙低语:“你打算怎么办?我们以后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观心姐姐...”云景怔住,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说啊,我们日后怎么办?如今我有了身孕,日后孩子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观心越说越急,听的云景一头雾水,他皱着眉头想了想道:“等大哥登基之后,我便是亲王,观心姐姐你是王妃,我们的孩子自然是世子...”

    观心眉头狠狠一皱,怒声道:“你认为你可以安心做你的亲王吗?你以为孩子会平安无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云逸一愣,越加不解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多少皇帝登基第一件事,便是将自己的亲兄弟削爵的削爵,流放的流放,甚至是杀头...”观心目光灼灼,直逼云景。

    云景怔怔的说:“大哥不是这样的人,他不会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他为了坐上皇位,从前那般厌恶姜傲芙,却也同意娶她。你是最了解你大哥的,你说,他真的是个手软的人吗?你能保证他不会对你下手,对我下手,甚至对咱们的孩子下手?”

    听的观心的话,云景傻愣愣的,半晌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不可能,大哥绝对不会这样做的...

    观心深深看了他一眼,而后凄然落泪道:“罢了,早知你是个不知上进的软骨头,我何必委身与你。我这就带着孩子走,与其他日任人宰割,不如隐世埋名,苟且偷生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云景慌了神,连忙拦住了她,慌忙道:“观心姐姐,你别走,别走。你说什么我照做便是,你不要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观心停下脚步,看着云景,一字一顿道:“要想不被他人鱼肉,你便要争气,自己做皇帝。”

    自己做皇帝?

    云景被吓的面色惨白,定定的看着观心,许久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更新完毕,高*潮即将出现,求支持....亲们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,给点留言和推荐票吧,这些是免费的,也不是过分的要求,谢谢大家了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重生之神级败家子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“我必须得败家啊,不败家不浪费我爸妈赚钱的才华了吗?”面对记者的采访,洪大力如是说。采访刚一结束,洪大力便拉出“大败家系统”界面,看着上面各种各样的好东西,摸着下巴喃喃自语:“再败家两千亿就能换这套最强人形机动兵器【真·古兰修】的核心技术...

    辰机唐红豆09-18 全本

  • 倾国太后

    最新章节:番外完结
    一穿越过来就要入宫殉葬,摊上这等大事,怎能束手等死?爹娘无情,要以她的生命换取一家荣耀,家族凉薄至此,她必须奋起,为自己铺垫一条康庄大道!......

    六月离歌09-18 全本

  • 冷酷王爷俏王妃

    最新章节:番外 之N年后
    "><meta property="og:image" content="https://fm.88dush.com/86/86748/86748s.jpg

    月落星华09-19 全本

  • 粉墨霸道皇妃

    最新章节:237. 番外之谁家的宝贝辣么萌
    "><meta property="og:image" content="https://fm.88dush.com/86/86622/86622s.jpg

    浓妆淡墨09-19 全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