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三章 如此心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    今日的阳光格外绚烂,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,微风拂过还有一丝淡淡的高爽夹杂其中。鴀璨璩晓

    云逸携着姜傲芙一路到了重华宫,刚到宫门外,便听得了里面响亮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碰”是茶杯摔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姜傲芙一怔,不解的看了云逸一眼,只见他也疑惑不已,当即便让水蓝和小颖子守在外间,二人行了进去。今日这重华宫外竟然连一个宫人都没有,难道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当他们踏进重华宫的那一瞬,二人不由得都愣住了,只见云景跪在地上,垂着头不言语

    。他的面前是一片破碎了的瓷片,水花溅湿了他红色的长袍,染就了一抹张扬的红。

    皇上与皇后坐在首座,面色皆是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尤其是皇上,他面带怒容,整个人微微前倾,目光宛若锐利的豹子,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云景一直很安静,像是感觉不到皇上的怒火一样,只紧紧攥紧了拳,垂着眸。

    姜傲芙见到这一幕先是一惊,而后便听的云逸道:“儿臣特地带傲芙来给父皇母后请安。”说着,他已经拉着姜傲芙上前。

    见到他们到来,皇上勉强收了几分怒色,淡淡应了一声,与皇后一同受了他们二人跪拜之后,便让他们在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气氛显得很是凝重,姜傲芙知道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否则,皇上与皇后是断不会对云景这般动怒。

    皇后看了一眼云景,缓缓呼出一口气,沉声道:“皇上,景儿也是一时糊涂,您息息怒,别气坏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皇上重重的捏着扶手,低沉的嗓音带着几许震颤:“这个不孝子,竟然做出了这般丢人的事,你还为他求情。”

    皇后微微蹙眉,又是一声叹气,却是没有与皇上争辩,只看着云景道:“还不快给你父皇认错,适才之事便当你没有说过,我们也当没有发生过。”15501174

    云景面色一变,忽然抬起头看着皇上,眼底竟然带着几许泪光。

    “父皇,母后,请成全孩儿一片痴心。”他的话坚定不移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皇上大怒,重重拍了一把扶手,站起身来,指着云景道:“你糊涂了你,那个观心不过是个卦师,你别忘你是皇子,怎可如此轻易许诺婚姻,你实在糊涂。”

    观心?

    婚姻?

    姜傲芙蓦地想到了什么,不觉瞪大了眼,看着云景,一时间有些哑然

    。

    云逸也是怔了片刻,而后微微凝了眉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听到皇上的话,云景非但没有丝毫退步,反而更加激动起来:“儿臣今生今世非观心不娶,求父皇母后成全。”

    皇后眉头深深打了个结,怒斥道:“你...你未免太不懂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,儿臣是您一手带大的,您最了解儿臣的心思,求母后垂怜儿臣,大哥他可以喝喜欢的人成亲,为什么我不可以?”

    云景的话越发的激动,也多了几分不敬,皇后面色一沉,皇上更是重重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姜傲芙看了看云逸,眼底划过一抹犹豫。

    云逸知道她的心思,微微颔首之后,沉声道:“景弟,你怎可这样跟母后说话。母后对你是何等关心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云逸这一开口,云景立马偏头看着他,那眼神再不似从前那般尊敬与敬畏,而是带着几抹不甘和阴狠,这眼神,让云逸不由得一怔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三弟,是从来不会这样看着他的,他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你没资格这么说我,为什么你可以和姜傲芙成亲,我却不能娶观心姐姐?而且,你将观心姐姐伤的那么深,这笔账我还未找你算。”

    云景低吼的声音传入几人耳中,引起了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最先反应过的来的是皇后,她柳眉一竖,怒斥道:“景儿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,正因为我知道,所以我才不甘心。我的要求不多,我不要求荣华富贵,我可以什么都不要,我只要观心姐姐,只要她就够了,这很过分吗?”

    日阳的着摔。“逆子。”皇上咬着牙低吼一声,怒视着云景,一字一顿道:“你说什么?你可以什么都不要,只要观心?”

    云景愣愣的看着皇上,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了

    。

    云逸见状,连忙跪下,冲着皇上道:“父皇,景弟他还只是个孩子,一时心直口快,您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也起身行礼,柔声道:“父皇,母后,三皇子只是太过激动,相信等他平复一些,便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云逸和姜傲芙给自己求情,云景眼底划过一抹怨恨,他转头看着他们二人,怒声道:“不要你们假惺惺,你们伤害了观心姐姐,你们都是坏人,我不要你们假好心。”

    假好心?

    他这话,未免太过分了些。

    云逸蹙着眉低语道:“别闹了,有什么事我们下来再说,别惹恼了父皇。”

    此时,皇上的面色已经铁青,若是云景再纠缠下去,说不得便是一番重罚。云景毕竟是皇后一手带大的,虽不是亲生的,感情也很是亲厚,也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“罢了,景儿,你下去好好闭门思过,再不要说出这么荒唐的话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退下。

    这是皇后给他台阶,可是云景却丝毫不珍惜,反而仰着脖子喊道:“不,我今日非要给观心姐姐一个名分,否则,我宁肯跪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。”皇上一下子站了起来,沧桑的容颜带着浓浓的威严,缓缓道:“你真当朕不会惩处你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父皇答应这门亲事,怎么惩处儿臣,儿臣都绝无怨言。”云景咬着牙死活不肯让步。

    这下,皇上彻底的怒了,他重重呼出一口气,怒声道:“来人,将这个逆子拖下去,杖责四十....”

    “皇上...”

    “父皇....”

    皇后云逸和姜傲芙三人都不觉惊了,连忙劝说。

    “杖责四十不够,就算一百儿臣都不哼一声,只是父皇,儿臣对观心的心是真心的,今生,非她不娶

    。”云景缓缓出声,坚定就像一块顽石。

    姜傲芙不觉回眸看了他一眼,小声劝道:“如今父皇正在气头上,你说什么都是没用的,既然你想娶观心,何不等皇上消了气再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云景眼底划过一抹挣扎,旋即,他深深看了姜傲芙一眼,冷笑道:“你别装好人,你会来帮我?我知道,你恨我,恨我从前那般待你。你别装好人,我不会相信你,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景弟,你闹够了没有?”云逸怒声低斥,已然也受不了云景这暴发的孩子气。

    云景一咬牙,冷哼道:“父皇母后,你们的眼中从来只有大哥,凡事他喜欢的,你们想方设法也会找来。从前找观心姐姐入宫,不也是为了大哥日后登基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如今,有了姜傲芙,你们便抛弃了观心姐姐,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老死望月阁,你们好狠的心。还有大哥你,观心姐姐对你的心,难道你不知道吗?可是你呢,你却是移情别恋,辜负了她,我恨你,恨你。”

    云景提高了音调嘶喊,全然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地位。

    皇上被他气的呼吸不畅,跌坐在软椅上,皇后惊的面色大变,慌忙上前一边帮皇上顺气,一边喊道:“来人,快传太医,快...”

    皇上却是推开了她的手,颤抖着手指着一脸倔强的云景道:“朕...不会同意,绝对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云逸上前,扶住皇上的手,劝慰道:“父皇,您别动怒,万万保全了自己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皇上却是连连摇头,叹息道:“这个逆子...逆子啊...”

    皇后眼底有了泪光,看着云景道:“景儿,自小母后待你不薄,你如何要对这样对父皇母后不敬?那观心当真就那么好?好,罢了,你若是实在喜欢她,日后等你纳了妃子,留她做个妾也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妾?”云景面色大变,像是冲血一样变色。

    他怒声道:“不,观心姐姐会是我唯一的妻,除了她,我谁也不要,谁也不要。”

    皇后气的一阵晕眩,她忽然一抬手就给了云景一巴掌,脆生生的响传遍了整个重华宫正殿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你...打我?”云景愣愣的摸着脸颊,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皇后。

    “本宫只当,错养了你。那观心不过是个卑贱出生的卦师,她如何能当你的正妻?你如此执迷不悟,是不是要气死你父皇母后才罢休?”皇后痛心疾首,声音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云逸也忍不住呼出一口气,压抑着怒意看着还欲争辩的云景道:“够了,别说了这件事,你别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“晚了。”云景忽然站起身,怒声道:“昨夜里,我已经和观心姐姐入了洞房,她已经是我的妻子,我的女人,不管你们同不同意,我娶定她了。”

    大声嘶吼完之后,云景瞪着眼,很是凶狠的看着云逸。

    云逸定定的看着他,沉默片刻后道:“你当真是,鬼迷心窍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看着这一幕,心中很不是滋味,她隐隐察觉到,云景是不会这样的,他虽然孩子气,可是却不会冲动成这样,难道,是观心让他这么做?

    她究竟想做什么?竟然和云景...做出了那种事,她究竟打的什么主意?若说她突然改变了心思爱上了云景,姜傲芙是断然不会信的,一股莫名的不安在心底蔓延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她忍不住道:“父皇母后,请勿动怒,还有三皇子,也请你冷静一下,你如此冲撞了父皇母后,伤害的不止是他们,还有观心,你将事闹的这么大,日后让观心还如何在宫中自处?”

    云景原本是牛劲上来了,不管不顾,可是一听这话却是犹豫了一下,深深看了姜傲芙一眼,又冷冷扫了云逸一眼,最后重新跪下,低声道:“儿臣愿意放弃皇子之位,只求父皇母后成全。”

    皇后痛苦的捂住心口,含泪看着云景,呼吸急速。

    而皇上早已经说不出话来,只无力的摆手,不愿再纠缠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云逸见状,痛苦的呼了口气,看着云景道:“父皇母后身子不好,你若是还有半点孝心,便退下,不要再胡闹

    。否则,莫说父皇母后不原谅你,即便是我,也没有你这个兄弟。”

    云景愣了半晌,眼眶一红,重重的磕了三个头,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急急离去的背影,姜傲芙总觉得不对劲,她一咬牙,也跟着站了起来,对着皇上皇后皇后行礼道:“父皇母后,臣妾去劝劝三皇子。”

    皇后轻轻点点头,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今日云景的失常,给了她极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姜傲芙又看看云逸,见他冲着自己点点头,便转身急急的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云景走的很快,似乎是很着急回到赏鲤阁,姜傲芙脚步不及他,只能费劲的跟上,却在赏鲤阁外被人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身白衣翩然若仙的女子,姜傲芙心底忽然涌起一股怒意,怒声道:“你究竟想做什么?云景他只是个孩子,他什么都不懂,你到底要折磨他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观心定定的看着姜傲芙,嘴角浮了一抹冷厉的笑,满不在乎道:“孩子?从前或许是,可是昨晚,他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观心如此平淡的说出这么恬不知耻的话,姜傲芙只觉得怒意更浓,第一次觉得观心这绝美的嘴脸是这般的可恶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勉强让自己平复下来,沉声道:“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你根本不爱云景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不爱他。”观心洒然一笑,伸手抚弄着胸前的碎发。

    她淡淡扫了姜傲芙一眼,笑着道:“我爱的人,已经被你夺走了,怎么?你是来向我耀武扬威的吗?别太得意,你还没有赢我,谁笑到最后,还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看着这样的她,禁不住冷笑道:“可笑,你竟然如此可笑。因为我嫁给了云逸,所以你要缠住云景,折磨他来发泄自己的怨恨吗?”

    观心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淡淡道:“很有趣不是吗?他很爱我,就算我让他去死,他都会毫不犹豫,我和他在一起有什么不好吗?更何况,与你何干?你有什么资格什么立场来对我说这些?因为你是他的皇嫂?哈哈,可笑,真正的可笑的人,是你姜傲芙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艰难的吞了口唾沫,眸光不住的颤动,看着观心那得意的脸,低沉道:“是,云景他爱你,爱到了骨子里,可以为你做什么事。所以他才会冒着被父皇母后责罚的危险去恳求他们同意与你的亲事,甚至,他宁愿放弃了皇子的身份,只为了与你在一起。可是你呢,却是这样轻描淡写,这样得意忘形,你不觉得无耻吗?”

    放弃皇子的身份?

    观心眸光微微一颤,而后迅速恢复了平静,抬头看着湛蓝的天际,淡淡道:“一切都是他自愿的,我从未逼过他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难道你不会心疼吗?云景他....只是个孩子啊...”姜傲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观心微微一怔,而后蓦地转身,冷声道:“管好你自己的事吧,我的事,你最好别管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抬脚就欲走,可是却被姜傲芙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而后,姜傲芙用她最强势,最冷厉的语气道:“我不管你要做什么,你只需记住,若是伤害了我在乎的人,我定会让你百倍偿还。”

    观心微微偏眸,冷冷的看着姜傲芙,不咸不淡道:“你欠我的,我才要百倍的讨还回来呢,这只是个开始,姜傲芙,趁现在好好过你太*子*妃的好日吧,我向你保证,这样的日子,你过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挣脱了姜傲芙的手,朝着赏鲤阁内走去。

    姜傲芙定定的看着她的背影,懊恼的蹙紧了眉,心中的不安逐渐扩散。

    思量片刻,她只能无奈的转身,这个时候去找云景,只怕他什么都听不不进去,观心的心思实在深沉,这一招,她万万没想到。

    只希望,她的心不要太狠,这件事,能快些结束才好。

    就在她走出不远后,突然瞥见了一道月色的身影,他静静的立在凉亭中,手中的折扇缓缓扇动,四周是初秋的美景,却将他的身影衬托的格外孤单。

    云荣轩

    !

    姜傲芙本欲静悄悄的走过不惊动他,可是刚路过那凉亭时,却听的一声温婉动听的嗓音:“姜小姐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顿住脚步,一抬眸便望见了云荣轩带笑的双眸,还是那般似星辰闪烁,却多了一抹她读不懂的情绪。不是,不是读不懂,是她不愿意去理解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怎么还叫我姜小姐,应该改口叫皇嫂了。”姜傲芙向他行了礼,口中淡淡道。

    云荣轩深深看了她一眼,而后笑着道:“是啊,该叫皇嫂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二皇子叫我何事?”姜傲芙立在凉亭外,云荣轩立在凉亭内,两人之间只隔了几级台阶,可是却仿佛隔了一个世界,显得那般陌生,那般疏离。

    云荣轩将心底的落寞深深隐藏,摇晃着折扇的模样当真美的教人无法直视,直视他的语气却难掩几分悲切:“我要走了,特地来跟你告别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?”姜傲芙一怔,愣了半晌,而后道:“去哪?”

    云荣轩轻轻一笑,缓缓道:“边境这些年不太平,我特地向父皇请了命亲自去督战,不日便要启程了。”

    “边境?”姜傲芙又是一怔,看着云荣轩那白衣不染尘的美态,实在无法将他和杀戮牵扯在一起,不觉摇了摇头道:“边境偏远贫瘠,你何苦...”132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我吗?”云荣轩笑的很好看,嘴角的弧度恰如其分,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。

    姜傲芙垂了眸子,静静道:“只是觉得,那里不适合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云荣轩笑容中多了淡淡苦涩,低声道:“光明正大的关心我一次,这么难吗?”

    姜傲芙心头涌起一股难言的感觉,连忙后退了一步行礼道:“太子还在等我,我不能浪费时间了,你若要走,我便在这里祝你一路顺风,凯旋而归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就要走,云荣轩急忙上前一步,却是终究没有出了这凉亭。

    “你....”话到嘴边,他却没有说完,只用折扇瞧了瞧掌心,低眸道:“照顾好自己,生活或许不会像你想的那么平静,我只希望,他日还有再见之日....”

    姜傲芙的背影顿了顿,而后径直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

    。

    云荣轩嘴角的笑容渐渐隐去,眼底的落寞不再隐藏,竟是像墨色般深邃。

    她终究...是对他无心。

    终究,是他自作多情...

    不知何时,慕寒来到了他的背后,拱手道:“主子,一切已经准备就绪,只要您离开了京都,计划便会启动。”

    云荣轩缓缓点头,而后低声道:“明日我便会启程,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慕寒重重点头,深吸一口气道:“为了主子的计划,慕寒可以牺牲一切。”

    云荣轩笑着摇摇头,偏眸看着他道:“云舒他...”

    “舒公子已经先您一步去了边境。”慕寒沉声道。

    听闻这话,云荣轩眼底划过一抹复杂,口中喃喃道:“或许,我不该将他牵扯进来...”

    “主子....”慕寒不解的看着他,却不待他将话说完,便听的云荣轩缓缓道:“临走之前,我想再去看看母妃,你去帮我准备些母妃爱吃的糕点。”

    慕寒点点头,当即转身取准备。

    抬眸看着湛蓝如洗的天,云荣轩的眼里尽是落寞和不解。

    他的命运,早已经不在自己的掌心,为了追求的一切...他不惜赌上一切。

    只是这里,多了一个他牵挂的背影,他多想将她一起带走,或许这样才可免除她身边的危险,可是...他却是不能...

    走不进她的心,带走她的人,又有何用?

    更新完毕,晚了点,明天会多更补偿大家的。求支持哦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重生之神级败家子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“我必须得败家啊,不败家不浪费我爸妈赚钱的才华了吗?”面对记者的采访,洪大力如是说。采访刚一结束,洪大力便拉出“大败家系统”界面,看着上面各种各样的好东西,摸着下巴喃喃自语:“再败家两千亿就能换这套最强人形机动兵器【真·古兰修】的核心技术...

    辰机唐红豆09-18 全本

  • 倾国太后

    最新章节:番外完结
    一穿越过来就要入宫殉葬,摊上这等大事,怎能束手等死?爹娘无情,要以她的生命换取一家荣耀,家族凉薄至此,她必须奋起,为自己铺垫一条康庄大道!......

    六月离歌09-18 全本

  • 冷酷王爷俏王妃

    最新章节:番外 之N年后
    "><meta property="og:image" content="https://fm.88dush.com/86/86748/86748s.jpg

    月落星华09-19 全本

  • 粉墨霸道皇妃

    最新章节:237. 番外之谁家的宝贝辣么萌
    "><meta property="og:image" content="https://fm.88dush.com/86/86622/86622s.jpg

    浓妆淡墨09-19 全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