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五章 飞凤衔珠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    整个大厅都寂静了下来,姜素心的一番话纵然让他们都有些失了颜面,却也戳中了他们心底的想法。()殢殩獍晓

    而张长玉的柔情告白似乎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,姜素心只咬着唇不回答,姜傲芙也只是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他们,那双澄净的眸子深不见底,教人摸不透思绪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变的有些沉寂了。

    好半晌之后,还是张夫人首先打破了沉默,她干笑着看着姜素心,缓缓道:“素心,为娘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,但是娘可以向你保证,以后再不会让你有半点不痛快,长玉也绝对会一心一意对你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张老爷也跟着附和的点头,表示认同。

    张长玉更是没话说,竟然激动的伸手去拉姜素心的手,却被她触电般的躲开,看着她红红的面庞,娇艳的像是清晨绽放的玫瑰,让他心头一阵阵悸动。

    再瞧瞧那浓妆艳抹也只显庸俗的林春红,她顿时觉得眼前的姜素心宛若天仙,两人之间根本无法相比。

    姜傲芙看了一眼姜素心,见她羞的面色绯红,一双柳眉微微蹙着,显然也有些挣扎。

    她微微思量之后,看着张长玉道:“素心的顾虑也正是我的顾虑,为何你会突然想要迎她回府?而且还大方的让她做夫人,若说是因为感情,我可不信。若当初真有那么深厚的感情,又怎会任由着她被人赶出府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说着已经蹙紧了眉,神色也郑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长玉连忙解释:“长姐,当日确实是我懦弱了,其实我心中对素心是极为不舍的,只是...”说着,他看了一眼林春红,眼中露出为难,姜傲芙深深看了他一眼,知道他不是在说谎。

    对于张家来说,礼部尚书的千金,的确是一颗可以压断他们脖子的大石头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,姜傲芙看着跪在地上不知在想什么的林春红,忍不住道:“那么如今呢?你甘愿做一个侍妾,让素心为夫人?”

    林春红抬起头,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姜素心,而后又看向姜傲芙,低语道:“是春红从前不懂事,今后我定然会晨昏定省,日日给素心姐姐请安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这口口声声的姐姐倒是叫的好听,姜素心看着从前那般高傲的林春红今日却这般放低自己,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拒绝,只求助般的看着姜傲芙。

    姜傲芙只扫了一眼林春红,又看向姜素心,缓缓道:“长姐只问你一句,可是对这个男人还有心?”

    姜素心一怔,面色唰的红到了脖子根,悄悄看了一眼张长玉,垂下了头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这便算是默认的回答了吧!

    姜傲芙禁不住叹了口气,终究她还是控制不住姜素心的心,她心底始终是有这个男人的。只是...她仍然不放心。尽管他们全家都放低了姿态,她仍然会担忧。

    他们的示好,无非是因为她与太子的婚事,对姜素心这般客气也不过是因为能够经由她攀附上皇室,日后张家自然飞黄腾达。

    也难怪,他们宁肯放弃了林春红,也一定要留住姜素心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姜傲芙不觉更加蹙紧了眉头,看着张长玉道:“罢了,你与素心毕竟是夫妻一场,你既然想要迎她回府,我若是不允,也是让素心过的不痛快。不过,我需要看到你的诚意,这样我才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说到诚意二字,姜傲芙低眸扫了一眼林春红。

    张长玉自然知道她的意思,连忙道:“春红已经说了,她日后一定将素心当姐姐奉养,她便是这张家的夫人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林春红微微咬唇,眼底划过一抹深深的怨毒。

    不早不晚的,竟让姜傲芙瞧了个真切,她嘴角微弯,笑容转冷,口中冷冷道:“难道你忘了上一次你到姜家跪着请求时,我曾给你提过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张长玉的面色瞬间变的不自然起来,有些为难的看着姜傲芙,解释道:“长姐,春红她毕竟也是明媒正娶回来的妻子,若是就这么贸然的休妻,怕是与规矩礼数不合啊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一听休妻,张家人面色几乎都变了一遭,尤其是林春红,蓦地抬起头看着姜傲芙,眼里划过一抹深深的恨意。

    姜傲芙笑着看了林春红一眼,缓缓道:“若是素心回了张家,我亦无法日日陪着她,照她的性子,即便是受了委屈也会打落牙齿和血吞,若是不处理的干净利落些,我如何放心?”

    林春红咬咬唇,正欲说什么,却听的张夫人皱眉道:“这...毕竟春红并未犯七出之条,若是休妻,只怕礼部尚书那里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们犹豫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姜傲芙哂笑一番,看着张长玉道:“七出之条,她真的一条也没犯吗?她嫉妒素心,将她赶出家门,单这一条,便是犯了妒,这个理由,你们接受吗?”

    张长玉一怔,低头看着林春红,只见她不知何时已经噙满了泪望着张长玉,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的姜傲芙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女人,是不得不防的女人!

    张长玉没有说话,只听的林春红期期艾艾道:“相公,春红日后会改的,一定会改的。”

    张夫人看了她一眼,又看看张老爷,对着姜傲芙道:“姜小姐,你看...春红都说会改了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扫了他们一眼,不咸不淡道:“既然做不到我的要求,今日便不必再谈了。”说完,她径直起身,就要朝外走。

    他们是万万没想到姜傲芙竟然这般油盐不进,不觉都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张夫人连忙追了上来,拦住了姜傲芙与姜素心,慌忙道:“咱们都是一家人,这是何必呢。大家坐下来再好好商量商量吧。”

    “商量?”姜傲芙语气清冷,偏头看了一眼林春红,淡淡道:“你们这一家子打的什么算盘真当我不知道吗?若非为了素心,我是说什么也不愿和你们打交道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,要素心,便不能要这林春红。”

    “要这林春红,我便即刻带素心走,日后,再替她寻一个高官子弟,是怎么也在张家受委屈的强

    。”姜傲芙很强硬,没有丝毫的退步。

    张夫人急了,看了一眼姜傲芙,又看看为姜傲芙马首是瞻的姜素心,她一咬牙一跺脚,冲着张长玉喊道:“好了,长玉,写休书吧。”

    张长玉一怔,而后木然的点头,便命人去拿了笔墨。

    林春红急的眼泪不住的落,她拉住张长玉的手,哭着道:“相公,一夜夫妻百日恩啊,难道你忘了,我父亲曾帮你多少,帮了张家多少,你说迎姜素心回府,让她做夫人,我同意了,甚至纡尊降贵的给她下跪,为什么你要这般无情,一定要听这个女人的话,她还没嫁给太子,还不是太*子*妃,你就要这样巴结她吗?”

    林春红的话很难听,让张长玉面色一阵红一阵白,一把挣脱了她的手,怒斥道:“若非是你从前那般跋扈,又怎会有今日的果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拿着家丁拿来的纸笔开始写了休书。

    林春红看他毫不犹豫的落笔,面色一白,几乎瘫软在地,满脸泪哼交错,妆容花的脏兮兮的,怎么看都只像一个呗抛弃的弃妇。

    而姜傲芙看着张长玉那般利落的写休书,非但没有半点开心,反而更加阴郁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,对待自己的结发妻子竟可这般无情,她不免有些担忧姜素心,今日他可这般对待林春红,他日,又会如何对待姜素心?

    她突然有些后悔了,很像就此拉着姜素心离开。可是一回头看姜素心,却见她早已泪眼模糊,正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长姐...我们走吧。”她好似突然下了决心,这让姜傲芙不觉一怔,而后颇为欣慰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你总算是看清了,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。”说完之后,姜傲芙便当头越过了张夫人,一抬脚出了大厅。姜傲芙几乎没有半点犹豫,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夫人愣住了,她慌忙叫道:“姜小姐,素心,别走啊,别走啊,长玉已经写了休书了,你们别走啊。”

    张长玉休书写了一半,愣愣的看着姜素心远去的背影,手中的笔“啪嗒”一下落在了地上,墨汁横飞

    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今日这一出戏,算是搞砸了!

    张老爷只叹了口气,眉头蹙紧,显得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林春红却是突然笑了,抬头看这张长玉一眼,然后起身,将他写了一半的休书一把夺过,然后高声道:“哼,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吧,我告诉你张长玉,你今日竟然敢写休书给我,他日,便没后悔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拿着那纸休书径直而去。

    张长玉突然反应过来,慌忙追了上去,口中不停解释道:“春红,春红你知道那只是权宜之计,不是真的要休了你啊,我对你是真心的...”

    真心?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能又几分真心?

    在出府的路上,姜傲芙听见了张长玉撕心裂肺的呼喊,不觉笑着摇摇头,看着姜素心微微发白的脸,低声道:“如今知道了?为何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姜素心微微点头,深吸了一口气,轻松道:“如今,是真的放下了,整个人都轻松了。日后,再不用和这样的人有任何瓜葛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不觉一笑,点了点头,便与她一道上了马车,径直回了碧桐苑。

    今日这番闹剧,算是彻底的解决了姜素心与张家的瓜葛,日后她孑然一身,却也干净利落。姜傲芙心中想着日后定要给姜素心寻一个合适的人家,替她找一个真正才德兼备的男子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极快,转眼已过三日,还有七日便是大婚之日,整个京都都开始热闹起来。太子大婚,这可是头等大事,多少在外的官员都纷纷赶回,几乎每日都可听见京都主道上一阵阵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姜傲芙倚在窗栏,看着窗外和风拂过拂柳的美态,阳光落在她的面颊,让她有些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这一日,太子差人送来了凤冠霞帔,还有一应的首饰配饰,每一样都名贵的很,引得水蓝水绿惊呼不已,姜傲芙却只是笑笑,心底隐隐多了一抹期盼。

    三日不见,她好似已经开始想念他了

    。

    不知他在宫中如何了?伤势可有好转?

    水蓝见她怔怔出神,忍不住小声对水绿道:“小姐怕是思念太子了呢。”

    水绿扑哧一笑,也小声道:“小姐越发有人情味了呢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自然能听见她们所说的话,不觉扬了扬眉,转头道:“怎么,我从前没有人情味吗?”

    水绿又是扑哧一笑,连连点头:“小姐最有人味了...”12sl9。

    姜傲芙一怔,而后笑道:“好哇,你越发的贫嘴了,水蓝,快替我掌嘴,好好管管这丫头的口没遮拦。”水蓝听的乐呵呵一笑,便和水绿追着打闹起来,屋子里一片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雪球在姜傲芙脚步打转,摇尾乞怜,姜傲芙将它抱在怀中,轻轻替它顺着毛,它便舒服的眯上了眼,窝在姜傲芙臂弯中,说什么也不肯动弹。

    抱着暖暖软软圆圆的雪球,姜傲芙踱步到了院中垂柳下坐下,看着阳光透过枝桠落在面上,岁月仿佛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,让她不觉微微眯上了眼,也跟着雪球一起小憩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一道白色的身影立在了她的面前,和风拂过他额前的碎发,露出了他一张绝美风华的俊颜。

    “傲芙。”他的声音很是好听,就像是清风拂过耳畔,给人一种舒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姜傲芙迷迷糊糊睁开眼,只见云荣轩正含笑看着自己,一下子清醒了,连忙起身,掸去了身上的尘埃,口中道:“二皇子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云荣轩看着她如今的样子,脑海中不时的想起从前她还是小孩时的模样,便觉得很是神奇,嘴角笑容也更加温和,笑着道:“多日不见,你倒是得闲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摸着雪球,笑着道:“二皇子不也得闲了吗?不然如何会来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云荣轩看着她淡淡的笑意,突然觉察到了一抹疏离,很淡,却让他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什时候开始,他们之间的距离竟然已经拉开了这么多

    。

    云荣轩眼中划过一抹落寞,看着姜傲芙道:“我今日出宫办事,顺道来看看你,就要与大哥成亲了,你可做好了准备?”

    “准备?”姜傲芙摇头:“我需要什么准备吗?”

    “但凡出嫁没哪个不心慌忐忑好几夜睡不着的,看你这样子倒是容光焕发,想来...的确与众不同。”云荣轩的话有些不着边际,姜傲芙敏锐的察觉到了他情绪的落寞,轻轻垂了眸子,偏头看向远处。

    姜傲芙的沉默让云荣轩有些尴尬,他轻咳一声,低声道:“其实,我只是想来看看你....”

    “现在看到了,可以走了。”姜傲芙微微抬眸,和他对视,眼神清冷。

    云荣轩一滞,这样的姜傲芙让他很不自在,他忍不住蹙眉道:“傲芙,你这是怎么了?为何一下子和我疏远这么多?”

    姜傲芙深吸一口气,看着他,认真道:“二皇子,我还有几日便会嫁给太子,你这时候来找我,怕是有些不合时宜,待得成亲之后,你大可来请安,届时,才无可厚非,也不会招人口实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云荣轩眼波一颤,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后,他洒然一笑,摇头道:“竟是我太过鲁莽和唐突了,罢了,我今日来,是要送你一样贺礼。”说完,他从袖袋中拿出了一个檀木小盒,递给了姜傲芙。

    姜傲芙伸手接过,并没有打开来看,只轻声道谢。

    见她仍然这般疏离,云荣轩只觉得有些呼吸困难,当即转过身,轻声道:“我不知道,你为何会突然这般,想来,也是和大哥的婚事有关。可是,我不想你误解我,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,只是...会忍不住关心。就像从前关心你一样,不会改变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姜傲芙看着他的背影,不觉蹙了蹙眉头,知道今日自己的确有些过火了。可是她能感觉到云荣轩的情意,未免日后尴尬,还是趁早说清楚的好。

    云荣轩走到院门处时,正好撞见了姜素心

    。

    今日的她穿着一袭白衣,发髻也和姜傲芙如出一辙,这么一看,竟然和姜傲芙有些相似。蓦地撞上,姜素心只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便看见了云荣轩那让她都有些自惭形秽的俊美容颜,脸蛋蓦地一红,心跳便不由自主的开始加速。

    云荣轩看了她一眼,嘴角浮了礼貌的笑意,然后后退了一步,甚是有礼道:“冲撞了二小姐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他...他知道我是谁?

    姜素心脸蛋更红,慌忙低头不敢再去看他,只小声道:“是民女冲撞了二皇子,还请二皇子恕罪。”

    云荣轩见她这般,不觉轻轻一笑,然后伸手将她头上一片草叶摘取,那动作温柔的让姜素心一颗心几乎都揉碎了。

    “告辞了。”侧开身子从姜素心身旁走过,云荣轩的身影就像是清风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可是姜素心却是再也不能平静,看着那片被他随手扔在地上的草叶,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拾起,轻轻放在了胸口。

    她从前一直未曾发现,云荣轩竟然这把让人心动,今日的她,就好似生病了似的,一颗心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回到屋内,她看着正在喝茶的姜傲芙,低声道:“二皇子来过了?可是来看长姐的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只品着杯中香茶,似乎显得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可好一阵子没有来过了,今日却是难得有空。”姜素心漫不经心的说着,目光却落在了姜傲芙手边的檀木小盒,疑惑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姜傲芙随意道:“二皇子送的贺礼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我可以看看吗?”姜素心目中划过惊喜,得到姜傲芙的同意之后,便拿起了那小盒打开了。

    一道盈盈的光辉印在眼底,姜素心听见了自己的惊呼声。1546179

    这是一支钗,一支雕镂了飞凤衔珠的金钗

    。那做工精致的让人惊叹,栩栩如生,就好似要破空而去。那飞凤口中衔着的珠子,分明是名贵的夜明珠,尽管她从未见过夜明珠,却也能从它的色泽和光芒中分辨出来,当即惊的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单这一支钗子的价值,便不下一个城池,二皇子好大的手笔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啊,长姐,你看,这是夜明珠啊。”姜素心欢喜的拿着那根金钗给姜傲芙看。

    夜明珠?

    姜傲芙看来一眼那钗子,的确是耀目非常,可是心底却更加不踏实起来。他如何要送自己这么贵重的礼物。

    她沉默不语,姜素心却是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夜明珠,眼中憧憬着美好。

    个大回们来。见她那么喜欢那根钗子,姜傲芙竟然鬼使神差道:“你若是喜欢,我便转赠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姜素心一怔,惊呼出声,万万没想到姜傲芙竟然会这么多,当即将那钗子放回盒子,解释道:“长姐,素心只是觉得很漂亮,绝对不是想要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忍不住一笑,将那盒子盖好,一整个放在了姜素心的手上,轻声道:“过几日我便进宫了,日后也不能常常照顾你,这钗子便当咱们姐妹的一个念想,你且好好收着,也不枉费了二皇子与我的一番心意。”

    姜素心呆呆的看着手中的檀木盒子,就好似得到了珍宝一般雀跃,她咬咬唇,眼眶一热道:“多谢长姐。”

    姜傲芙摆摆手,又坐回了座上喝茶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心情却再不能平静,这根钗子的确太过贵重,她不敢要,也不想要。转赠给姜素心也好,算是自己对她的一点补偿,也算是圆了云荣轩送礼的心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便释然了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黑了,姜傲芙却是没想到,今夜会发生一件让她永生难忘的大事。

    二更到,还有哦,已经一万二了,亲们,我会努力更新的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重生之神级败家子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“我必须得败家啊,不败家不浪费我爸妈赚钱的才华了吗?”面对记者的采访,洪大力如是说。采访刚一结束,洪大力便拉出“大败家系统”界面,看着上面各种各样的好东西,摸着下巴喃喃自语:“再败家两千亿就能换这套最强人形机动兵器【真·古兰修】的核心技术...

    辰机唐红豆09-18 全本

  • 倾国太后

    最新章节:番外完结
    一穿越过来就要入宫殉葬,摊上这等大事,怎能束手等死?爹娘无情,要以她的生命换取一家荣耀,家族凉薄至此,她必须奋起,为自己铺垫一条康庄大道!......

    六月离歌09-18 全本

  • 冷酷王爷俏王妃

    最新章节:番外 之N年后
    "><meta property="og:image" content="https://fm.88dush.com/86/86748/86748s.jpg

    月落星华09-19 全本

  • 粉墨霸道皇妃

    最新章节:237. 番外之谁家的宝贝辣么萌
    "><meta property="og:image" content="https://fm.88dush.com/86/86622/86622s.jpg

    浓妆淡墨09-19 全本